读者朋友们你们好。咱们又见面了。本来想写完1就撂挑子剩个大坑装爹玩儿,但是尼玛糟粕小说实在是给的一力接一力,一力未灭一力方生啊。在老婆大人的推荐下俺又啃了几个天地不仁生此怪物的糟粕故事,一肚子憋屈必须出来吐一吐。

今天首先枭给大家看的,你说巧不巧吧,又是庄秦庄老师。这一篇叫:

纸灯笼

这个故事结构很简单。说林奇家儿子幼儿园活动要红灯笼,林奇手笨不会做,就出去找人做,但这东西太冷门,只找到个做纸扎的铺子。铺子里有个怪老头说了若干玄妙莫名的话:

……美髯公一般的老者张口说道:“这位先生,请不要再说了。如果你真想买红色纸灯笼,倒不是买不到,也无需花大价钱,只要你心诚,我就马上为你做一个。”

“心诚?”林奇愣了愣,有点不明白这位美髯公的意思。

美髯公干笑一声,问道:“寻到合适的人了没?”

林奇不明就里,但他怕美髯公改心意,连忙答道:“寻到了,寻到了!”

“寻到合适的地方了没?”美髯公又问。

林奇赶紧回答:“寻到了,寻到了!”

美髯公点点头,答道:“好吧,过半小时你来取红色纸灯笼吧。”说完后,他便钻进了店后的工场。林奇松了一口气,却听到店后工场里隐约传来哪位美髯公的叹息,“唉,不容易啊,现在遵循老规矩的人,真是越来越少了……”

于是林奇就这么订了纸灯笼,拿回家说是自己做的。说来也邪门,第二天早上儿子就发起了高烧。打电话给一个叫阁楼【老家阁楼同学,您安息……】的朋友,对方听了经过对话后说保不齐老头子是给按冥婚礼仪做的灯笼,可别把林儿子给咒死了啊!于是兵分两路,阁楼去纸扎店说理,林奇送儿子上幼儿园。这一路上真是不太平,儿子总说胡话念叨“长胡子老爷爷,别拿枪对着我,我要去幼儿园……”, 然后阁楼也来电话说在店里被打了。好不容易挨到幼儿园,冤家路窄的,长胡子老头居然正在门口站着。两边一打起来,真相就露了水面了:

  • 老头为啥那么神秘地给做灯笼还问一堆问题?因为“我当然知道你买灯笼是为了布置新年教室,我所说的老规矩,就是学校让家长亲手做纸灯笼——我小时候,教室里挂着的也是我爸爸亲手做的纸灯笼。【中略一句】而且我还特意跟踪你们,就是想来看看幼儿园在什么地方,我想把孙子也送到这儿来。”
  • 林奇的儿子为什么会生病?“现在这季节,本来就是流感高发期。”
  • 所谓“老爷爷不要用枪指着我”是怎么回事?“这是我给孙子买的新年礼物,一把可以射水的仿真枪。对了,我一直开车跟着你们,你儿子一定是在后视镜里看到了我,才说了‘长胡子老爷爷不要拿枪对着我’的话吧?”
  • 为啥阁楼同志被揍了?“你那个叫阁楼的朋友去了我的店,就说要写文章诋毁灯笼铺,除非包个红包给他,金额还不小!哼,我们开门做生意,讲究的就是信誉第一,才不怕他敲诈勒索呢。再加上我那儿的小工,个个都血气方刚!哼!”

故事就这么完了。庄老师显然又犯了老毛病,但求奇绝辗转销魂十八式,不惮把“合情合理”甩到茅厕里。这点子确实不错,起初看着是鬼故事结果发现闹了乌龙最终大团圆结尾。但这前提是你得能自圆其说是不?

这个混账结尾明显有几个地方讲不清。什么流感什么红包这些都可以忍了。主要是……

  • 啥叫“当然知道”你买灯笼是为了布置教室?我没张口呢你能未卜先知啊?我买灯笼挂自己家门口过年不行啊?退一万步,我真是买灯笼回家搞冥婚不可以啊?作者你本人还一脸正经冥婚来冥婚去呢。
  • 小时候你爸爸就给你做纸灯笼你还不知道自己学校在哪,还得跟踪人瞧瞧幼儿园的位置?一段话没说完你就自相矛盾啊?我靠你别跟我说这城市所有学校都有过年要挂纸灯笼的习惯。真这样还真轮不到上你店里买了,早就是个产业了。
  • 你一个老头子一边开车还一边用仿真水枪指着前头的车?没死过啊?没让交警罚过啊?没让刑警追过啊?小孩看见的是长胡子爷爷“用枪对着我”啊,你显然是一手举枪一手握方向盘啊,本拉登版魂斗罗?
  • 在后视镜里看见你?要是孩子能在后视镜里看见你,孩子他爹一个司机必然更能看见你啊!庄老师你本人开车都从来不看后视镜的吗?

于是乎,一个悬念故事就在解释不圆的悬念中草草收场了。这个故事教导我们强扭的瓜不甜、强编的谎不圆、强憋出来的念不悬。琢磨着自己要耍砸您一开始就挑个难度低点的好不?

接下来这个故事和庄秦的有些类似,也是为了追求“奇”,干脆连人类逻辑都不要了。中间加上奇怪的描述和历史知识瘸腿,让整个故事有了一种很牛逼的气场。故事的作者叫莫争,题目是:

美术班七排七座

这个故事说的是某师大有个巨牛逼的高考美术进修班,说这叫一个牛啊,有上百年历史了,张大千和徐悲鸿什么的都在这里讲过课。有人说这教室闹鬼,指不定隔多长时间就有学生神秘失踪。这不是,女主角若蔷的同学风华(男)就在教室里失踪了。

有人说,风华一直暗恋若蔷,但追不到手,被纠缠怕的若蔷一怒之下误杀了风华,把尸体埋了起来。

病句且不论。误杀?若蔷姑娘你是神力王还是奥特曼啊?随便怎么样就能误杀啊?

然后说还有个橡树同学(男)和风华是朋友,也很纳闷这人咋失踪的。然后作者就荡开一笔说起来这美术教室的历史了。说修建就难啊:

高高大大的树木,从深山老林里一刀一斧地砍下,沿着溪流沿途飘下【注:原文就是此“飘”】。有些好的木材,被沿岸居民拉走了当棺材。剩余一些到了码头,就成了建设学校的好材料。

不知道是哪家大善人做好事不收钱,白砍树白往水里扔,谁来谁拣,拣剩下的再盖楼?这尼玛工程规划谁做的?预算谁做的?钱谁给的?监工谁当的?无组织无纪律无效率啊你们!

建教室的那一年,正是抗日战争最凶的时候。他们在炮火中建造着美术班,只为了民族不灭的希望。不时有脚手架上的工人被炮弹击中,高高地栽下来。

每一个座位几乎都有一段流血的故事。

………………………………………………

怎么说呢……

美术班和民族不灭的希望有啥关系?

话说“在炮火中建造着美术班”这话放一般地球人嘴里都是个虚指吧……

脚手架上的工人被炮弹击中尼玛怎么解释啊?

工人弱智啊站那里让随便打?

还是说美术班真好修啊大家坚持半小时就盖好了?

日本人的炮弹那么智能了能追踪单个目标啊?

一般炮弹不都是爆炸了用弹片伤人吗?

尼玛“每一个座位都有一段流血的故事”,那就是说整个教室的土地都被炮弹轰遍了啊。这就让人不由的好奇,这么密集的落弹,你这美术室到底是怎么建起来的啊?

最关键的是,作者可能是想这么写显得惨烈吧。你知不知道这个丧尽天良的描述手法看着一点都不惨烈,反倒好像这个啊:

AngryBirds_ScreenShot_Ingame_01

总之,日本人就杀进来了!

那一年,日军大举南下,国民党军队溃散大逃。许多学生被日军逼到教室里,强迫着脱掉衣服,举起双手,在那个放扫把的位置,日军的刺刀一刀一刀,一刀又一刀……

合着打炮都打成那样了日军的大部队还没到是不是…… 描述日本人残忍也要讲常识啊。确实鬼子有逼迫我国老百姓脱光衣服当活靶子,但是……

放扫把的位置算怎么回事啊?别的不提,日本人不嫌挤得慌吗?干,我要是鬼子我也要一次多捅几个啊,你说你这旮旯里能放几个?围鬼子能围几个?鬼子喜欢玩单挑啊?鬼子大屠杀动不动就放在江边那是有原因的你知道不?因为那地方开阔。按说作者把位置说的这么精确应该是暗藏玄机,你可能觉着放扫把这个旮旯闹鬼吧,那你就错了。后面的故事和扫把一点关系也没有。我们姑且认为作者很喜欢扫把好了。

然后世易时移……

日本人来了,日本人跑了;国民党来了,国民党跑了;红军在大山里转过来,转过去。转出一颗闪闪的红星。

唉都懒得说。

  1. 国民党早就来了,上一段作者你本人还说国民党在这里被鬼子打跑的呢。
  2. 红军是什么时候的东西?抗战结束以后还有吗?还大山里转?不会是早年走丢的队伍山中不知天地老,不知有汉无论魏晋吧?
  3. 闪闪红星?哥,潘冬子那是1931年的事儿,侵华战争爆发是1937年。我好像豁然开悟了,合着您这段儿是倒叙啊!您要说闪闪红星代表新中国那更离谱了。百度百科告诉您五星红旗上的五颗星代表共产党领导下的中国人民。您招了吧。您是把四万万同胞全吃了啊,还是把我党外加三万万同胞都吃了啊?反正怎么说也跑不了你个现行反革命了。

然后再荡开一笔回到现在。说失踪的风华同学晃晃悠悠回来了,转眼橡树同学又失踪了。然后日本来了个酒井老师讲学,再然后又来了个旅欧画家叫“欧阳我”的来讲学。有一天呢,这个欧阳我丢了:

第二天早上。

学校招待所的经理发现欧阳我先生的房间是空的!

欧阳我先生的作品一张就可以卖到数十万美元,被谋财害命的可能性很大。

要说这贼也是笨贼。他那画再值钱,他能捆一包随身背着啊?你要偷画害命也等两天,这位才来一天,现画都来不及,你谋个毛啊?不过这不重要,主要是紧接着作者这样写道:

经理立刻找到了校长,校长要拨通警方电话的时候,却看见欧阳我先生从酒井竣老师的宿舍走出来。

………………

这帮人都是猪脑袋么…… 你好歹四处找找再考虑“失踪”的可能性啊

介尼玛……哥拉稀了上厕所蹲半小时都能被报失踪啊……

继续继续。然后若蔷同学继续解谜,终于发现美术教室地下有密室,里边有好多被糊成石膏像的干尸,橡树同学也在里面:

“呃……”角落里有呻吟的声音。

若蔷提心吊胆的走了过去,“你,你是谁……”她颤抖着问。

“我,我是橡树……”他痛苦地回答,“我,我动不了……”

“橡树!怎么是你!”若蔷吃惊地发现橡树全身涂满了石膏,像一颗【注:原文就是这个颗】树一样立在教室的七排七座上。

“是风华,他嫉妒我们,以一起写生为名,欺骗我到了这里……”橡树的嘴唇也满是石膏,像贝壳一样一张一翕,痛苦地说:“你快出去,叫救援,我还能撑住……”

话说风华同学要灭口也利索一点啊,把人弄死了再糊石膏不是高枕无忧了吗?正奇怪的当口,人家风华来了,还狞笑着说了杀人动机,无非是狠橡树抢了自己留学名额、抢了自己女朋友,要报复。正当风华要给橡树最后一击的时候,酒井老师把他轰飞了。我就说早杀早利索嘛。

话说引用里面标红的那一段总让我想起来很多年以前999皮炎平的一个经典广告。年代太久,已经找不见视频了,大概描述一下内容是这样的:

【一个痒痒挠登场,有小胡子】:(瓮声瓮气)我叫不求人,你痒吗?找我好了,包你满意!

【另一个痒痒挠登场,有红脸蛋】:(嗲声嗲气)我叫老头乐,大家都喜欢我。(表情开始扭曲)

不求人:咦?怎么了?愁眉苦脸的,有什么事要求我啊?

老头乐:我、我乐不起来了……

【天降一管巨型999皮炎平将两个痒痒挠打倒】不求人+老头乐:啊啊啊啊啊啊啊!!!

旁白:(浩然正气)999牌皮炎平,专治【后边忘了……】

嗯,就是这样。

“这个地下的美术班,本来就是为了躲避日本人,而建立的秘密画室。”风华道:“以前的石膏雕塑全部都是用被俘虏的日本人做的!现在座位就快满了,刚好就少了那个教师的座位,那是属于你的!酒井竣!”

啥?刚刚还是仇杀加情杀,转眼就变成阶级仇民族恨了?作者你可不可以有点节操啊……

“呵呵,你们是我最好的学生,”酒井道,“可是也是你的祖先,害得我的祖父永远回不了家。他是一个伟大的版画家,可是来你们学校授课的时候,却莫名失踪,所以我不远千里来此授课,就是要带祖父的尸体回家,千辛万苦的这幅之后,终于被我找到了……”

每个人都有很奇怪的逻辑……祖父来授课?作者你自己不是刚刚还说这地方当年是日本人的屠场吗?只听说过给死人找牧师,没听说过找教师啊!然后我靠酒井先生,你是柯南吗?在日本光用想的都能推断出这么多机关玄机啊……

然后正当酒井要行凶的时候,欧阳我老师来了,顺手把酒井KO,还交代了一下心路历程,敢情这位仁兄是橡树等人的师兄,当年也发现了密室,并且为情所困,把好哥们儿和他女朋友一起做了塞在这个密室里。

我只是不想这样的灾难再重演,这么多年来,我流浪国外,一边创作,却始终忘不了心中的罪恶,我只能把毕生的积蓄捐出,建一栋新的美术楼,好弥补我的一点点遗憾……

观众们请把鼠标往上滚。我刚刚摘录过作者原话,欧阳我先生的一张画价值就有数十万美元啊。这楼到底造价多高,这个价码儿的画卖起来还得要毕生积蓄?你那钱让哪个慈善组织贪了?

总之就是这样,酒井老师挂了,欧阳老师走了,风华同学跟着欧阳老师走了,剩下橡树和若蔷同学凄凉怅惘地留鸟下来。欧阳老师的冤大头钱也到位了,楼也盖起来了。国富了民强了全面奔小康了,剧终。

于是乎俺累了,剩下的等攒一攒出个第三集吧。末了依旧是赠文赠画以寄之:

kie

《新说文》解,此字按六书属会意,亦可作形声解,音坑爹切。用汉语拼音标音则为“kie1”,虚字眼儿。

此字典出《右传》“隐公元年”一节:

书曰:“郑伯克段于鄢。”段不弟,故不言弟;如二君,故曰克;称郑伯,讥失教也:谓之郑志。不言出奔,难之也。

    遂置姜氏于城颍,而誓之曰:“不及黄泉,无相见也。”既而悔之。颍考叔为颍谷封人,闻之,有献于公,公赐之食,食舍肉。公问之,对曰:“小人有母,皆尝小人之食矣,未尝君之羹,请以遗之。”公曰:“尔有母遗,繄我独无!”颍考叔曰:“敢问何谓也?”公语之故,且告之悔。对曰:“君何患焉?若阙地及泉,隧而相见,其谁曰不然?”公从之,然见隧中复有老翁百许人。问之,姜对曰:“皆尔父也!”。公赋曰:“大隧之中,其母也一个!”姜和:“大隧之内,其父也甚多!”遂为母子并其父百余人如初。

后人遂造字“爹”,以表“家中诸父”。后因讹传,“爹”渐渐与“父”成为同义词。此事在《母羊传》中亦有记载。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