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较了解我的大概都知道我是个恐怖文化迷,平时收藏大量恐怖片、恐怖漫画、恐怖游戏、恐怖小说等等。忘了什么时候我曾经拜托老婆在淘宝上找找看有哪些恐怖杂志,里面说不定能挖到点好故事。于是乎我们就去找了,得到《怖客》、《悚族》、《惊悚e族》等等刊物。这些杂志开本大小不一,可作者倒都是那么一小帮串着来,而且价格都特低、出刊都特勤(有甚者一月三期,每期两本,6块钱买一赠一)。无论怎么看,这些刊物都超附合京极夏彦在《姑获鸟之夏》里面给“糟粕杂志”下的定义。于是乎我们就干脆把这些统一唤作糟粕杂志了,简称“糟粕”或者干脆就当动词用,叫“粕”。由于糟粕杂志特别适合床头厕上打发时间,我们隔三差五就共同阅读,而且看见特别离谱的段子还相互朗读,顺便加以各种不厚道的评论。

这么长时间看下来,窃以为这些个糟粕恐怖杂志的发展大概具有这么个势头:

  • 越办越赚钱,证据就是某杂志以前连手绘美工都请不起,偷图都懒得偷,直接让编辑部原班人马根据故事内容摆造型拍真人配图。现在都没有这么干的了,开篇配图都是手绘稿。鉴于刊物本身广告相当少,难道这杂志销量超级大……?
  • 作者资源有限。看来看去大多数还是那么几个人,具体名字就不提了。动不动有人一上稿就上个两三篇,多者五六篇,因为是每月两期还得乘二。这么个出稿速度,质量咱先不说,这不人道啊这!鸡下蛋下太多了怕是还得肛裂呢吧??
  • 作者以学生居多,大多是大学生,也有高中生,从故事的常见设定就看得出来:学校后山乱坟岗、实验室里把命丧、穿上红衣跳楼去、少年失恋神暗伤、去趟网吧引来鬼……总之能够从侧面反映当代大学生最常出现的几个地方:教学楼、寝室(或者家,或者出租屋)、食堂、网吧,没了。少年们,宅成这样是不行的呀!
  • 无论什么时代,故事里人物的死法都是有套路的,80%跑不出这么几种:跳楼、溺水(不知为何,一旦出现溺毙几乎一定是情杀)、撞车(不知为何,一般被撞的都是主角或反派的爸妈或者女朋友),连偶尔出现谋杀戏都是用制造事故来完成的。
  • 硬伤比比皆是,例如历史知识混乱(抗日战争期间突然杀出来个红军)、文化常识混乱(把“你爸”叫“令堂”)、描述与预期够不上架儿(嗷嗷有钱的富二代到超高档餐馆儿享受一块pizza)、罔顾故事合理性(牛B吹大了圆不了谎儿,用“祖传秘方”或者某某火星黑科技草草收场,或者让老妪房东为了推动剧情发展而埋头苦学电脑知识、盗房客QQ号)、无限压低人物智商以求剧情能够继续发展(电脑里边发生种种异象,从照片中人物脑袋落地到屏幕里往外爬贞子,主角统统以“大概是中病毒了吧”为借口搪塞而过,您这神经比粑粑橛子都粗啊……)
  • 从红衣服跳楼索命女鬼这样的烂大街桥段向奇技淫巧方向发展,估计是读者QQ群里编读交流有点过度,编辑和作者夜不能寐总琢磨着让读者猜不透的故事才是好故事,于是调用了65536套假象层层嵌套,写成一篇不超过10页的故事,看得人稀里糊涂满眼跑蚊香。现在这些杂志里过半数的故事桥段进化成这个扭曲的形态了:设某故事共有ABCDEF六个人物,A出门碰上B和C,B说C死了,C说B死了,A也闹不清谁死了(恐慌恐慌恐慌!!!),然后D出现说别相信他们的其实B和C都死了,然后碰到B听说其实D才死了,然后C说B和D都死了,然后E和F突然冒出来对A说他们其实全都死了都想拉你当替死鬼(混乱混乱混乱!!!),然后突然间E暴毙,A琢磨着E和F说的可能靠谱,就开始躲避BCD,然后B找到A说F是鬼,回来缠着A乃是因为A多年前干过什么亏心事害他死了,然后A在B的指点下开始使用各种奇怪的方法保命,最后被BCDE一起堵在藏身窝点说哈哈哈哈哈哈其实咱们哥儿几个全都是鬼,谁让你丫五年前乱扔过一块西瓜皮,这块西瓜皮害的B踩上跌倒了,正巧C开车过来把B就这么压死了,D是B的女朋友为了给B报仇最后把C弄死了,然后C的老娘E孤苦无依就这么穷死了,F则是被作者写丢了,A你个倒血霉还带冒泡的小傻逼哟,咱回来就专程为了折腾死你报仇的!于是乎一个总长大约5页的故事就在一声惨叫中结束了,这是何等特么的机关算尽啊有没有?有时候作者自己都绕迷糊了,写着写着就丢个人,把人名写串了的事儿也有过。
  • 刊末一定附漫画,原来无一例外统统是影印的伊藤润二,现在渐渐开始多样化一点了,也能看到千之刃的作品,更有走偏门的节选港漫《诡异世界》系列(集90年代香港鬼片俗套之大成,不失为怀旧、催吐佳品)。

除了内容以外,我们最近发现糟粕杂志在办刊手续等方面也是在不断进化的。例如这个:

P1050139

《怖客》,2011年10月B刊(貌似现在每月ABC三刊,每刊都分两本买一送一)。里面的版权页是这样的:

P1050140

主编:佟堃

副主编:白荔荔、吕瑛(以上三人应该是挂靠刊物的BOSS,与本刊运营无关)

执行主编:他他

执行副主编:石鼎、董菲

责任编辑:赵家三郎、西泽尔、清浅轩、羽笙烟

美编:于微、张宇、张岚

主管单位:黑龙江省作家协会

编辑出版:北方文学杂志社(应该就是租用该刊的刊号而已,实际运营与此刊绝不相关,这个是业内泛用的办法)

编辑部地址:哈尔滨市道外区中财雅典城13号楼5单元602室

一开始看到这个还吓一跳来着。记得上次看《怖客》(N多个月前了),赵家三郎是执行主编(当时还感慨这人从实习编辑一下跳到执行主编,跨度太离谱了)、董菲是美编。现在怎么三郎还被撸了,董菲上位了?人事地震?内斗不断?(种种职场漫画的桥段闪过)

但是!我们接下来看看这个:

P1050141

《怖客》还是2011年,还是10月,这次是C刊(下旬刊)。翻开版权页居然是……

P1050142

社长·总编:王瀚令(???!!)

总编助理:李原(哪冒出来的??)

执行主编:他他

执行副主编:清浅轩、董菲(清浅轩也上位了?办公室政治好险恶!)

责任编辑:石鼎、昕新、西泽尔、赵家三郎、羽笙烟(副主编变责编,同时录用一个新人,变动好大!)

美编:于微、张岚(走了一个)

主管:中国吉林高新技术人才市场(这个有点不搭……而且怎么跑到吉林去了……)

主办:才智杂志社(亏我一直以为挂靠刊物至少也要内容上相关,这个……是不是实在走投无路挂靠个什么打工妹杂志啥的也都无所谓哦?)

出版:才智杂志社

编辑部地址:哈尔滨市道外区中财雅典城13号楼5单元602室(这个倒没变)

10天之间就连续发生了更换挂靠单位、换副主编、损失美编和录用新编辑这么多人事变动,看来糟粕杂志真是一件大风大浪瞬息万变的行业啊。之前赵家三郎从主编掉到责编看来也非偶然,可能也不是办公室政治。编辑部这么几个人看样子在玩主编轮流当的游戏,坐在副主编位子上的那几位每10天自撸或者互撸一次,有官大家做、有福大家享、副主编的位子人人有份!新来的昕新同学你有福了!在这地方坚持最多俩月,怎么说也能轮到你当一次副主编,等到辞职了简历上写一笔也好看啊!

而最囧的是,我们自以为买到的是《怖客》10月上旬刊(A刊),但仔细看了一下却发现被坑了:

P1050143

仔细看左上角,《怖客》旁边还有个“门”……介尼玛根本就是山寨糟粕啊!版权页也都这么写着呢:

P1050144

主编:李伟

执行总监:任三少

美术总监:J. Liang

文编:子午、鹤公子、黎炫、沙之痕

美编:Jane. C、May. T

通讯地址:湖北省武汉市洪山区书城路40号工业园动漫产业孵化基地902室

官方微博:http://weibo.com/buzu (怖客门??介尼玛怎么看都念“怖族”啊!)

口胡!武汉南蛮也来山寨俺们黑龙江的原创糟粕杂志!俺们叫上几十个哥们儿削死你们啊!

总之,最后借一首古诗来献给风云莫测、血雨腥风、效率第一、一夜之间定生死、不山寨即被寨、惨烈无比的糟粕道,以及在这条道路上艰难前行的勇者们。

下界神仙上界无,

贱人须用贵人扶。

兰房夜夜迎新客,

斗转星移换丈夫。

——《济公全传》廿五回,《尹春香烟花遇圣僧 赵文会见诗施恻隐》

阿弥陀佛。

500_8da802dc-368b-46dc-9bcd-372a1375c3e9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