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到今天已经有点写疲了,本来就匆忙,每天的时间除了在车上就是在工厂或者农村。没时间逛街拍民风,参观的东西又总是老三样,采访的内容不多而且读来没什么意思,加上最后这一天的活动内容又特别单纯。做事做圆满,记个流水帐吧。

早上8点15下楼集合,刚好赶上。退房时结算前天给橘子打电话的钱,前台伯伯很很善地笑着给我写了个“3125”在纸上,当场吓至痴呆,见过黑店没见过这么黑的店。他看我不说话以为没看清,又写了个3125,我问是不是写错了,在1和2中间点了个逗号,变31欧2毛5,虽然照样黑不过至少不至于把我押这里。老伯点头说对对对,刚要付钱有同行的人来了,说是3欧2毛5,老伯又说对对对。我给5欧试试,找了我1欧7毛5,居然这么便宜,比之前几个酒店便宜N多,早知如此多打几分钟了。顺便郁闷一下欧洲的货币符号,元和分之间的分节点可以点在天上的?还点那么长,跟个1似的。

上车开往卡利涅那(Carinena),参观两个酒窖,这两个地方是货真价实的窖,前者是集团公司所属,名字忘了,后者是农民合作社所属,集团叫做Grupo BSV。性质不一样,做的工作完全相同。下属各个酿酒厂(或者成员酿酒厂)酿的酒经过发酵之后运到这里进桶陈年、装瓶陈年、包装销售。这个产区的合作社似乎非常发达,酒窖的经理肯定了这个推测,而且说当地农民对合作社的形式非常满意,说“合作社就是我们的家”,暴寒。资本主义的人民公社么……

在Grupo BSV尝了几款酒,品质都很高。值得一提的是一个叫做Chateau Rosso Martin的庄园酿的一款迟收麝香葡萄甜酒。个人感觉喝过的甜白里面除了托卡伊贵腐就属它最牛了,德国冰酒和迟收雷司令也不成,新西兰Cloudybay迟收也不成。此酒香气非常浓郁,入口甜度相当高,客观地说酸度有些不足,但是估计大部分中国人都会很喜欢它,尤其是女人。经理说西班牙女性也很喜欢这款酒。第一款就尝了这个,导致后面的一系列酒统统觉得有些缺味道。在他家挑好酒很难,挑不好的酒倒容易一些。只有一款红酒根本没有任何香气,跟水一样,入口也是酸甜涩皆不足。末了每人可以挑一款当礼物,很多人挑了甜白,还不少人选了一款起泡白葡萄酒。目前为止尝过的西班牙酒普遍倾向于新世界风格,果香为主导,橡木味为点缀(之前说过那个侯爵家的酒除外,直通嘴和腚的橡木大棒),单宁细致。在马德里喝过几款传说里的Rioja,当时问过Tina西班牙人眼里的Rioja是不是最佳产区。她说不是最好的,只不过最有名。在Grupo BSV品尝之后感觉确实如此,风格相近的东西,Rioja再强大也未必能超过这里。因为酒太好了,而且主人千虑一失忘了给我们准备吐酒用的桶,所以至中午11时止每个人都喝得有点高……4白4红外加一款桃红起泡酒,不能吐,这可不是闹着玩的,何况后来又抽出3款玩了一次盲品……

话说最近觉得品酒能力见长,就是常喝的关系,熟读唐诗三百首不会作诗也会吟,一连十天顿顿喝酒且总不重样,理论立即联系实际了,就算没理论基础也能入门了。但是葡萄酒这东西确实学无止境,再怎么有所得也不敢欣欣然,不到迫不得已坚决不敢发表意见,就怕露怯。盲品不得不发表观点,结果居然全中。幸亏要回答的东西不多,不用说产地、年份、品种,只要分出半年陈酿、1年陈酿、3年陈酿就行了。尤其是品种,现在还没多大自信,就算有自信也不敢在西班牙信口开河,这地方怪异品种极多,而且各产区都有自己的异种,使用频率和比例相当高,闻所未闻的东西怎么可能认得出来。

中午吃饭的地方在这10天里相对算是低档的了,西班牙本土评级只有一个叉子。饭店环境很特别,是个古代酒窖,亲手用铁锹挖的那种,里面就跟土窑洞似的,墙壁不平整,而且蜿蜒曲折。里面有古董风箱(似乎原来也当过铁匠铺来着)、木头车轮等等当作装饰。这里的菜有一大特点,主菜肉类全部是grill的,而且都用葡萄树点火烤肉。尝了羊羔肉,一点没觉得比米其林那家差,只不过精致程度差得远而已,口味上比那个三叉子的还要好。拍了些照片,但是这个店的硬件基础太差,没有通风,照明也就是几个灯泡,噪点比马赛克还厉害。

下午奔往Borja产区,参观了一个叫Aragonesas的酒窖,他们也是合作社形式,而且有政府参与,背景硬得很。这家的特产是歌海娜(Granacha),品了四款酒,两款是75%歌海娜的,一款100%歌海娜的,还一款忘了……orz。除了一款酒酸度偏高以外,其他几款基本上得到全部人的好评。末了拿了一瓶叫做Fagus的酒走,本来就对它印象不错,临走时ICEX的人又补充说这款酒曾经被西班牙鉴赏家们评价为“有史以来使用歌海娜酿造出的无双极品”。不得不再次感慨Rioja有点名大于实。今天总的来说有点枯燥,除了品酒就是品酒,中间下车的时间都基本没有,拍的照片除了写稿用以外没有什么有趣的,日记也只好写纯文字。不过尝到不少好酒,收获也很大。

拿了一堆酒,行李越发多了,坐火车回马德里简直是磨难,很难想象明天怎么打包回北京,箱子根本装不下,尤其是那瓶Fagus带的木头盒子挺别致的舍不得扔。再次入住马德里高科技酒店,晚上大家决定请Tina吃饭,聊表感谢,这十天大家一样苦,她做事还忒认真,比我们都累。跑到马约尔广场(Plaza de Mayor)附近的一家热闹饭馆,工作结束了,没必要继续葡萄酒,每人猛灌了四扎啤酒。这里有个特色东西叫柠檬啤酒不错,是柠檬味芬达和本地啤酒调的。她说明天把我们送上飞机之后她就回家(家在伊比萨岛,幸福的地方啊……),休息十几天之后再回北京。商量好回北京之后大家请她吃中国美食。

最后一篇日记差不多就到这里吧,忒累了,稍微睡一会还得起来想办法打包行李,尽量减少箱包数量……回去就得写稿、校对、出刊,要死了要死了,出来天天工作12小时以上,回去照样忙……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