盼星星盼月亮可算盼到第二个也是最后一个自由活动的机会了。晚上要坐西洋和谐号去阿拉贡,5点的车,直到下午3点之前都可以随便逛。已经说过昨天大家两拨打算,一拨想去跳蚤市场,一拨想去美术馆。今天起晚了,下楼的时候大家都吃完饭了,而且很郁闷,集体变卦都打算去美术馆。那就算了,让同志们先走,我殿后吧。大家都闪了,我自己赶紧噎完早饭,问前台去Rastro大市场怎么走。前台的兄弟很热情,又给我一张地图,把酒店位置、Rastro位置、以及我下一步要去的皇宫的位置都圈出来了。以防万一,又问他们要了笔和纸,先把“Rastro Mercado”写下来,万一我发音不准司机听不懂也好给他看看。上了大街找出租车,发现个问题:分不清东西南北,不知道该往哪边打。考虑了一下,随便哪个方向都行吧,反正马德里道路错综复杂应该不会绕多远。问题是西班牙人的作息时间……到周末了一个一个都不起,早上9点了商店都不开门、群众都不上街、出租车全都没出来……等了很久很久也没有,想回酒店让前台帮叫一辆算了。不过一早上起来存行李、问路、借纸笔,折腾过他们好几回了,大清早大厅里都没人,就陪我一人玩儿,再麻烦他们也挺过意不去。于是换了个方向,拐到一条宽一点的街上等。等了不到10分钟,截到一辆。上车以后问过hola然后直接报上“rastro mercado”,然后一句话不说作沉思貌(不懂西班牙语,说太多就搞乱了)。很顺利,司机听懂了,好象还以为我懂西班牙语的样子,一路上跟我说了好多东西。不知道他在讲啥,只好作出真诚貌,或者点头或者“Si, si”不断,寒。好在路不远,10分钟车程就到了,跟前台兄弟说的一样,看来没绕远。到了地方发现就跟哈尔滨早市差不多嘛……一路上全是小摊,人狂多。卖的东西五花八门,但是能买的少:看到几把很喜欢的刀(日本刀和中世纪风格的刺杀匕首),估计带不上飞机,尤其后者,连个鞘都没有,放包里怕把自己捅死;有挺不错的陶瓷灯罩,又大又易碎;有重金属的T恤,跟国内“金属天堂”那系列一个样,还贵;有正版二手游戏,都是PS2的,靠,X360游戏就看到3个还都是挺无聊的;有盗版迪斯尼制品,就是画得三遍四不圆的白雪公主米老鼠之类的,一看就是中国名产小假货,非但不想买,而且想打电话举报给马德里文化局。出发前前台那位兄弟特意嘱咐我注意钱包和相机,这地方人又忒多,只好硬着头皮捂好相机往里头挤,看谁都像贼。给橘子买了一个手工做的猫盒子、一个挺别致的小项链和一把木制的西班牙扇子。再就没什么能买或者想买的,纯粹逛。放些民风图:

Rastro市场外围,已经开始出现小摊了,越往里越多。不过里边根本取不到啥景,全都是密密麻麻的人头,就没拍。
市场外围

走在市场里突然听到超熟悉的旋律——友谊地久天长。这还不算奇怪,真正强大的是突然间音乐过渡成南泥湾。寻声过去,发现这位大哥在旮旯里拉二胡……实在太解思乡之苦了。你说卖艺就该有个样,这多好,干净利索,不装可怜,没整的鼻涕拉瞎的,不穿破棉袄,不装瞎子。二胡拉得也好,俺就觉着一个中国人在异国卖艺挺不容易的,上去给了1欧元。
拉二胡的

旁边有个中国店,看见老板在里面喝王老吉。暴寒,进去问他在哪买的,我也好久没喝了想尝尝,老板看我不买东西,带搭不理地说旁边有中国商品店。这几天我在洋人店里没少干只看不买的事儿,甚至是问几个关于商品的问题连看都不怎么看,没一个店是这份态度。出门按他指的方向一看,是条小巷,里面的景色吓人一跳,大家看店牌……敢情拉二胡的大哥一点儿都不可怜,他不是一个人,他灵魂附体……
中华街

继续往前走,市场就快到头了。看到一个摊子上卖中世纪、维京、罗马式头盔,做得很精致。问老板卖多少钱,没想到他英语很好,说300欧一个,还说别人买了都是拍电影用的,言外之意是不推荐我买。大为感动,问能不能拍个照,他说Of course, you’re a free man. 放两个中世纪头盔,有一个是配锁子甲的,做得精致不是说像浙江小商品似的锃明瓦亮咋看咋假,要的就是那种旧的感觉。要不是这么贵,肯定买一个带回去。
头盔
又往前走,市场到头了。没有什么适合给同事带的,最后找到一个卖钥匙扣的摊子还有点意思,买了几个西班牙和马德里标志的钥匙扣……刚问一句How much is this,旁边一个胖乎乎的黑人大哥就跑过来了,问You speak English? 俺说Yeah. 紧接着他主动给我当翻译,太感动了,在此必须鸣谢。有特色又不大俗的钥匙扣就四个,1.5欧一个,都买了。算错帐,给老板5欧等着他找钱,黑人大哥翻译说老板的意思是不够,我很郁闷,纳闷怎么摆摊的还要小费。想了半分钟发现我算错帐了- -+ 把钱补上谢过黑人大哥以后折返。市场越发挤,干脆不逛了,出发去皇宫。看地图好象不太远,想走路去。按着我心目中“正确”的方向走了很远,远处没有像皇宫的东西,倒发现一个地铁站。想下去看看马德里地铁站什么样,刚进去就没得走了,门口一排自动售票机,不买票甭想往里走。售票机是多语种的,切成英语发现除了标题以外其他全都没变,靠,那算个屁多语种啊。出于愤慨,把全部售票机全部切成英语然后闪人。附上地铁站内部遥望图,地铁究竟是什么样子就无缘一见了。
遥不可及的地铁站

出来很渴,在街边贩卖机买了个可乐,拧开的瞬间噗的一声喷得我满手满口袋都是,黏乎乎的。赶紧跑进旁边的小餐馆问老板aseos在哪,幸亏最近偷偷学了几个词,老板说在下边。下去果然看到厕所,看来我发音还行。冲了冲手和塑料袋,出来继续找皇宫。张望半天没发现,找了一个眼镜伯伯问路,不出所料,他不懂英文,幸亏早有准备,拿出地图给他看。他想了半天给我指明了方向,敢情我刚才彻底走反了,然后他又用西班牙语讲了很多莫名其妙的东西,我就用英语应付,他也不懂、我也不懂,就这么奇妙地交流了2分钟,终于放我走了。除了他给我指的方向以外我一句不懂,估计他除了我最后那句gracias以外也是一点不懂。不过看他很满足的样子,估计以为我全懂了,真是要佩服我装明白的能力。无论如何,在此必须感谢这位老伯。

按老伯指的方向又走回Rastro市场,出现十字路口,彻底迷路了,只好再问。正在琢磨该向谁问比较保险的时候看见一个路牌,el rasto,原来这个地方就叫rasto,不是市场的专有名。这里有个小广场,也是满满腾腾的人,中间有个很别致的塑像。设法越过层层人头拍了一张。后面的一路上还碰到无数塑像,好象在马德里有很多这种东西,每个都做得很漂亮,服饰细节、人物神情和动作值得玩味。
rastro的塑像

坐在椅子上研究地图,旁边坐了个年轻的孕妇。顺便问路,没想到没有语言障碍,这是在马德里碰到的少数几个可以英语沟通的人之一……这位准妈妈反复给我指了半天方向,并且一直强调“一路往高处走”。在此必须感谢她身怀六甲还坚持助人!按她说的一直往高处走,一路都是只能供一个半人并排走的窄人行道,我前边是三个老头,都拄拐棍,慢得我想一脚踹过去……爬到头发现又是十字路口,而且有两个岔路都是往高出走的,又迷了。路口有个大石门很漂亮:
什么什么门

镜头拉近,想看看顶上的浮雕都是些啥人。结果发现……全是背对着我的。转到正面要走很远,算了放弃吧。放一张后脑勺图,已经上午快11点了,居然然还有月亮:
冷酷的背影

在路口又截住一个人问路,是个还不到我胸口的小个子阿姨。语言障碍再次出现,装明白大法再次出动,看明白她指的方向以后我们很高兴地告别 。在这里也要特别感谢她。后面还要感谢很多人来着,没有这些人的帮助我就彻底流落马得里街头了,干脆一发谢了吧,免得看起来罗嗦。感谢乐于助人马德里热心市民,感谢全世界的好人!

没走多远又看到一个雕塑,不懂是什么意思,上面一个狮子抱着两个蛋,下面两个像龙似的东西。很有特色,拍下来留念。铭文也单独拍了一个特写,回头等Tina有空找她翻译或者自己查字典去。铭文免了,雕塑放出:
狮子抱蛋

终于看到一个跟皇宫比较近的著名建筑了,Plaza de Mayor,远远就看到都全是人头。放出空前盛况一张,尽头的小门里面就是广场了:
人山人海

一路爬坡挤人,到了门口累得够戗。里面很有意思,全封闭式的,一圈老建筑围出来的一个广场,有点像故宫的午门广场。里面密密麻麻全是摆摊的,也像午门广场。摊子里卖的东西也跟午门广场差不多……这种地方看着就烦,拍几张照片赶紧出去算了。放一张广场半景(太宽了,没广角镜……)
广场半景
那个雕像不知道是谁,铭牌看不懂。拍了一个仰望图,在这里就不放了。广场对面有四个门,再次迷路,不知道该从哪个出。正犹豫呢听到有人讲中文,回头看到两个同胞在拿着导游册研究,好象夫妻的样子。上去问路,那个女人很熟悉似的指着地图说:“你看这里是马约尔大街,沿着它往西走就到了嘛。”靠,我哪知道马约尔大街在哪个方向,另外哪个方向是西……刚才我分明听到你们自己也在研究方向嘛- -+ 自己不清楚就不要给人指啊,还不如那两个市民指得明白。这两个人在此不感谢- -+

随便挑了一个我感觉正确的门出去了,不知道对不对,但是看到个店牌很有意思,恶搞马德里的市标。正常的市标是一头熊扒着树想摘树上的果子但是又够不着,像这样:
马德里市标 
这家店的牌子很寒,熊把果子都吃完了,拿杯啤酒别处歇着去,像这样……
恶搞店标

旁边有个书店,橱窗里赫然摆着太极气功(Tai Chi Chi Kung),天朝教化远播蛮夷啊……
太极气功
右边那本书可惜只有西班牙语版,如果有英文版一定要买一本,关于如尼文的可查资料实在太少了。

继续按自己猜的路走,又碰到一座带广场的建筑。挺漂亮的,但是这几天古建筑看多了,这种级数的瞧着有些平常。铭牌写着Ayuntamiento de Madrid Casa Consistorial,不知道什么意思。
疑似市政厅
广场一角有个很漂亮的骑士塑像,铭牌写着A Don Alvaro De Bazan,应该是说来自Bazan地区的Alvaro吧,跟堂·吉诃德·德·拉曼却差不多的格式,应该没错。今天我拍的塑像似乎格外多……
Alvaro骑士

拍完片刚要走,后面有女人用极怪异的强调问“hello”。回头一看是个大妈,拿着一把玫瑰,抽出一支插在我口袋里。我心说完了,不会跟中国街头卖花大妈一样吧,插上就要钱,要钱就狠宰。结果还真没要钱,继续用很扭曲的英语问我从哪来,是支那(中国)还是哈喷(日本)。我说支那,有啥事。她指着旁边一条小巷子说去看弗拉门哥舞。我问要钱不,她拿出个5欧分的硬币比画。我心说这便宜啊,刚来马德里有人要看弗拉门哥,打听说一个人30欧;昨天晚上他们去看弗拉门哥,一人10欧还送瓶啤酒。今天我看5欧分就够啦?实在没有那么零的钱,拿出个10欧分给她,值!给20欧分也值啊!没想到她把钱给我塞回来了,嘀咕了一大堆东西,那口音实在听不懂了,勉强听出两个词好象是“Chino money”。莫名其妙,给她人民币她也不能花,难道专门爱收集别国货币?刚好临走时坐车找的钱还随身带着,给她一张5块的,比5欧分多好几倍,不算亏待她。结果她还不要,把玫瑰抽出来又插进我裤子口袋里,同时叽里咕噜地说什么,越发听不懂。我俩叽里咕噜好半天之后她可算是认栽了,把玫瑰收回去消失在人海中,留下我在原地琢磨良久。往她指的小巷子里看了看,挺深,尽头有个小牌子似乎是什么什么剧场的意思……

顺路继续走,终于看见曙光了。远远地看到一个大教堂,很宏伟的样子,好象就是地图上标的那个Almundena教堂,如果没错的话皇宫就在隔壁。教堂远景图:
教堂远景

这座教堂似乎地位极高,房顶和外墙上有无数圣人的铜像。看了一下铜像下面的名字,没有耶稣12门徒,估计都是当地出的圣人。奇怪,记得罗马教廷对圣人评定很严格,必须行过N项众人公认的神迹才行,古时候人吃忽悠,说什么都信,一代人里总能出一两个圣人;现代人聪明,所以“神迹”行不成,圣人凤毛麟角。西班牙也不大,怎么每个城市最大的教堂都出过N位圣人……外墙临街一侧的三圣人都拍了特写,这里节省版面就不放了。来个教堂正脸仰望图。
教堂正脸

教堂大门,满是浮雕,太漂亮了。只可惜门口那几个碍事的怎么等都不走,不知道在那研究啥:
 教堂大门

没看到售票处,估计是免费开放的,忍不住进去看看,里面估计不比昨天的圣玛丽亚大教堂差。进去之后发现满是人,每个长凳都做满了,四周还有不少站着的。两种人神情截然不同,坐着的大多在闷头作祷告状,站着的全在东张西望。转过一个角,终于看见教堂中心了,是个大讲坛,两排神态庄严的神甫相对而坐,中间讲台上站着一个看起来像大主教的人正在做弥撒。神圣场合不想拍照,只想在一边听听看看,但是这时候斜刺里杀出个老头把我给轰出去了,郁闷。接下来那些站着看热闹的陆续都被轰出来了- -+

绕到教堂后门,放一张顶部圣母雕像图,真是有神圣的压迫感。
圣母浮雕

后门两边各有一个铜像,一个写着Petrvs,一个写着Pavlvs,不知道什么意思,两个铜像长得倒有点像,而且像施洗者约翰。来个Petrvs看看:
后门铜像

后门对着的就是皇宫,挺大的,但是建筑样式比教堂差,有点失望。入口处排队的人拉出老远还拐了个弯,不知道排到哪年才能进去,看他们半天才能进一个,不知道进门都要办啥手续居然这么复杂。干脆不进了,趴铁丝网上拍个皇宫广场图:
皇宫广场

在皇宫外围看到这么个人,全身银的好吓人,一开始我以为是塑像,离近了发现会动……一个女人穿的银色衣服,手脸涂满银粉在这里扮塑像,面前有个小盒子,看起来像是在募捐,也可能是某种卖艺的形式。太阳这么晒,在这里站着一动不动够辛苦的,俺忍不住上去给了1欧元。她也没讲话,脸上有点笑容,摆手势为我祝福。走了不远又碰到一个金色的女人,也给了1欧元。放一个偷拍银女士图,远处的是真雕像,近处的是真人:
银女士

周边还有不少卖艺的。有一个小哥面前摆了一堆高脚杯,用手指蘸水摩擦杯边发出嗡嗡声,每个杯是一个音符,他手动得很快,居然能奏出完整的曲段来。还有几个人摆了个小台子在演吊线木偶戏。还有两个老伯坐在阴凉里演奏一种像吉他的民族乐器同时卖自录自刻的CD。还一个大妈坐在一辆小车旁边摇车上的一个手柄,只要一摇就有音乐出来,像八音盒似的。如此等等难以尽数,除了那个大妈外我基本捐给每个人1欧元,因为那大妈太没技术含量了。皇宫旁边还有个绿荫广场,里面不少塑像,据说这附近有堂·吉诃德和桑丘的塑像,一直想去看看,向英雄致敬是必须的。到广场兜了一大圈,没找到传说里的塑像,但是看到很多其他东西。

先来一个刚才说到的木偶戏:
木偶戏

然后,广场一侧图。这里有一大排罗马人物的雕塑,名字全部不认得。每个都有拍特写,都放出来太烦了,来个全景: 罗马雕像

 
广场中心有个铜像,铭文依旧看不懂,不晓得是个谁。
东方广场铜像

广场另外一侧也是白色石像,都是西班牙人,铭文依旧看不懂,不知道都是做啥的,男女都有。这里人太多,总挡镜头,没拍什么照片。但是有一个地方很好玩,放出来看看。我不知道旁边发生什么热闹事引得他们都扭头看:
扭头众

正四处张望的时候一只鸽子从我眼前跑过去了,很匆忙的样子,根本不怕人:
赶路的鸽子

地图上说这地方叫Plaza de Oriente,猜测意思是“东方广场”,但是逛一圈没发现任何东方元素。最后我终于在一个角落找到了仅有的东方元素……看牌子上最后一行……
广场牌子

皇宫之行到这里就差不多了。说好3点半在酒店集合,已经12点半了,该琢磨着往回走了。顺着东方广场旁边一条没走过的街往里插,一路准备打车。现在出租车多了,但是没空车。没打到车,倒碰到一家好玩的店,里面卖的东西包括衣服、钱包、小玩具、冰箱帖等,风格全都一样,傻到可爱的动物,以牛为主。放些图片:

招贴画,刺猬乐队:
刺猬乐队

弹吉他的狒狒、自由落体的羊、白痴貌的食蚁兽:
T恤产品

牛莉莲·梦露:
牛莉莲梦露

产品全家福: 橱窗

最好玩的是衣服,但是没法买,欧洲尺码和中国不一样。买了一个小钱包以及一包类似扑克但是牌数不足的怪牌。 出门又走了2条街才算打到车,回酒店发现大家都没回来。前台的那位兄弟还在值班,找他聊天,反复感谢他给我那份地图。顺便问了一下酒店有没有午饭,他说只有点心,吃饭还是去外面的好。问附近有啥方便的地方,他说拐弯就有个“Beeps”,听名字挺好玩,像个快餐店,出去按图索骥,走到独立广场也没看到。去了几个餐馆,没一家有英文菜单的,点菜都点不明白。找麦当劳或者汉堡王,也没有。末了又绕回酒店麻烦前台兄弟,他给我详细描述了一遍地址。这次终于找到了,原来叫“vips”,暴寒他的发音……西班牙人也有v和b分不清的习惯么?越发像日语了。进了vips,果然有快餐区,但是排队等桌。外面有个小超市还不错的样子,而且提供小桌,可以买了东西在里面吃。按在北京seven eleven的习惯拿了两个三明治,但是这地方的三明治忒大,根本吃不完。玩命噎进一个半,算是午饭了。

4点集合,5点进西洋和谐号。这个车不错,时速300公里,座椅设计人性化,靠背向后倾斜、带靠枕。一路睡到站,萨拉哥萨(Zaragosa)。这次住的酒店又是个古董建筑,不知道历史有多久。样子好看,别人的房间怎样我不清楚,我住的216挺大。服务不怎么样。这里上网要钱,最便宜的7欧元只能用60分钟,而且限制100M总流量,限制256k速度,限制端口(只能浏览、下载和聊天)。电视也有问题,反复按开关、长按开关都不亮,挨个按钮试下去,按到一个叫“pay tv”的键它亮了,靠,看电视不会也收费吧……等着看帐单了。

房间里有个奇怪的门,锁极硬,反复试了多次怎么也打不开。里边不会藏的尸体吧……哥特小说里都是这么写的,古老的房子里有扇打不开的门/箱子/柜子,里边藏着主人/主人的爸爸/主人的妈妈/主人的老婆的尸体/骷髅。吃完饭回来继续尝试开门,终于强行把锁拧开了。打开之后里面一片漆黑,极深邃,开关无效,有个插卡口可以取电,但我没有多余的门卡。借着我房间的灯光看到左手是另一扇门,右手是个小走廊,里面有另一个房间,房间里黑黝黝的似乎有一圈沙发。走进沙发房,看到里面另有一个卧房。我靠真爽,敢情给我个大套间?就剩一扇门没开过了,打开试试。一扭就开了,外面是走廊。看看这扇门的另一面,上面有个牌子,写着215……敢情俩房是通的……明天得找前台理论一下,这算咋个事,万一215住上人了岂不是可以互相偷东西?

差不多该睡了,先写这么多吧。明天8点就得出发,又是两跑三家。这一次折腾得够累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