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早上出门,发现我下楼还算早,没几个人下来,抓紧时间跑门外拍了几张景。住的饭店Nelva在Murcia市中心,但是附近都没有10层以上的楼。街道也是偏窄小,到处是山坡,很有情趣。上一张图看看吧,是酒店对面小广场里的雕塑:
酒点门口雕塑

没拍几张,大巴就来了,今天的行程再开始。上次说过先要去的地方叫el pozo,打听了一下,说这是个火腿厂。狂orz,被上一家的味道吓怕了。一路绝望,看着车飞速往前跑,一个不小心睡着了- -+

醒来刚好车到站,极不情愿地下了车,刚下车就闻到空气中洋溢着一股轻微的粪肥味。负责接待的是el pozo公司一位公关部的姐姐,她介绍说这家公司不止生产火腿,还生产香肠、lomo、鲜肉、火鸡、水果、蔬菜等等,基本是肉联厂。另外el pozo和昨天去的luzon酒庄是本家兄弟,隶属于同一个集团。走进厂房很是欣慰,这里的气味简直太好了,非但没有火腿的哈喇味儿,反倒喷了很多空气清新剂。先看的展览室,里面有el pozo家的各种肉产品,包括伊比利亚黑脚猪火腿(原来不是埃斯特雷马杜拉的独门产品啊……)、塞拉诺普通火腿、各种肉肠,还有类似中国火腿肠的东西。其他的先不提,反张吓人的壁画好了。油画,描绘了极恐怖的火腿风干图……
火腿风干图

之后陆续参观了屠宰车间、火腿加工车间、包装车间等等。el pozo和上一家就是不一样,大集团大手笔,一切都是机械化的。屠宰车间是传送带流水作业,不过里面空无一人,据说他们厂里的工人每工作2小时就要休息15分钟,屠宰工人都休息去了,国内那帮土资本家土财主真TM应该学习学习。 香肠封装和贴标也全自动,被工厂自行设计的机械手搬来搬去。鲜肉加工完毕后被冷藏,这个也是机械化实现的,超巨型机械壁来回乱跑,抓起一筐一筐的肉往大架子里塞。架子足有10米高(目测),机械壁就这么一趟一趟往里塞,轻快利索又不犯错。有时候会从里面取下几筐,据说那是要拿去卖的。让人惊奇的是这里的刀似乎经过特殊处理,看起来锋利异常,工人用手动刀一下就能把半只猪从中间卸开,大有庖丁解牛的意思。参观除火腿加工车间以外的地方都是在二楼走廊,隔着玻璃看。拍了张照片很有意思,这女人的邪恶眼神配上工作环境真吓人(正在肢解的是猪头):
肢解猪头

接待的女士说他们的产品里有一部分出口到中国,不过很奇怪,中国检疫部门和西班牙签定了很无聊的条约,说进口肉类食品但凡腌制造(含风干)的必须要腌足313天才行,这个门槛一下就把其他产品都剔出去了,只剩下火腿满足条件。此外他们的产品很人性化,经常根据消费者需求来进行细化,比如同样的火腿做成几种:去皮的、半剔骨的、全剔骨的、斩掉脚的。 参观之后在这里品尝肉制品,感觉塞拉诺火腿(最一般品质的)要比伊比利亚火腿好吃,但是最喜欢的是被叫做“健康火鸡肉切片”的东西,据说里面没放任何添加剂(包括盐),但是火鸡肉本身有咸味,切片之后做成像高档火腿肠一样的东西,挺不错。末了,临走在展示台前拍了一张el pozo产品全家福:
全家福

参观完毕,厂家给每人送了一份礼物,一个会走会叫的玩具猪,因为动物制品不能进关所以没送肉……接下来吃午饭,这次的饭店是西班牙评级得到2个叉子的,名字叫el chaleco,意思是马甲。比上次那个三叉的好,至少服务态度好,点了单很快就上来,做得也不错。主菜要了叫做entrecote的牛肋排,没什么太特殊的。饭后甜点要了一份叫做什么什么catalana的布丁,据说是加泰罗尼亚地区的名产。下面是香甜口味的布丁,上面盖了一整层焦糖片,卖相普通但是味道很不错:
加泰罗尼亚布丁

老板为人很好,看到这么多中国人来吃饭很高兴,给每人送了一个纪念品,是当地人吃饭时用的小橄榄油瓶,上面印着el chaleco的标记。

下午快5点才离开饭店,又是因为西班牙式作息时间……接下来去的地方叫做coato,是一个农业合作社,已经有30余年的历史,从最初的70名成员发展到现在3600多名。农民交一笔会费可以加入,会费完全用于组织运营。合作社为成员提供农业技术支持、新设备借用、产品销售,领导人由所有成员投票选出,四年一届。这里的主要产品是甜椒粉和橄榄油,前者是把当地特产的甜椒晒干磨粉,分为几个登记:去蒂的、去籽的、有籽的,品质从高到低。这部分没什么好拍的,就是红不拉唧的一堆粉末,知道的是甜椒粉,不知道的可能给当毒品也说不定。参观橄榄油车间有意思,他们家也在收橄榄榨油,但是橄榄颜色比上次那个侯爵家的要青。橄榄油主管叔叔说青一点的橄榄果味比较浓,我问那为啥70%橄榄还是熟到黑的,他郁闷地说对啊,他也跟下边的农民强调说以后别摘这么黑的。这家厂生产的也是特级初榨,但是在西班牙评分体系中只有6分多,不如那个侯爵了。在这里拍了些恶心照片,放一下:

清洗橄榄之后剔出来的东西,少部分没去干净的叶子、少部分橄榄、绝大部分是泥土和混在橄榄里的蜗牛:
橄榄洗出物

接下来是榨油车间。又一次爬上高台子忍着刺鼻的橄榄味抢拍到橄榄酱搅拌机里的油渣混合物:
油渣混合物
同志们,这家的稀屎比侯爵家的颜色要淡一点是不是?显得比较健康= = 恩,因为他们家橄榄比较青的关系,油色也比较绿一点。这些稀屎,不,油渣混合物在这里被搅拌,让油浮上来、渣沉下去,然后送进离心机进行油渣分离,再过滤,最后得到的就是特级初榨橄榄油了。另外厂里有实验室,对农民上交的橄榄进行取样分析的。取一点橄榄,用一套小设备可以立即榨出橄榄油检验品质。 设备长得普通,但是地上两个东西很抢眼……
实验室
都吃橄榄不吃屎,
橄榄进肚变成屎。
早知它要变成屎,
不如当初就吃屎。
       ——左边的是样品橄榄,右边的不是牛粪,是样品榨出来的油渣- -+

最后逛了一圈coato的专卖店,主要商品是杏仁(比国产杏仁大、比美国杏仁小;比国产杏仁香、比美国杏仁苦)、蜂蜜制品、糖果、橄榄油。其他人尝过之后疯狂采购,每人一大包,我还是行李最简原则,易碎品、食品坚决不买,以免接下来几天行李更难运输(已经收到2瓶酒和2瓶橄榄油的礼物,很难运了)。没想到末了合作社主席出现,给每人送了一包礼物,包括橄榄油一瓶、甜椒粉一罐、油浸橄榄一瓶、蜂蜜一瓶、杏仁一包。橘子估计会喜欢蜂蜜,杏仁是塑料包装,其他的全都打算送给Tina了。

回到Murcia稍作休息去吃晚饭,地点在“三环广场”,暴寒,三环了还这么热闹啊?看了一下路牌,是圣胡安广场(San Juan Plaza),Tina用西班牙语发音,跟汉语三环一样。看见奇怪的菜,点了一份,是铁板牛脑:
牛脑
屋里是黄光,牛脑看起来漂亮了许多,好象牛排似的,所以特地拍了一张用闪光灯正色的,恶心的意思有点出来了,特此放出。后边黄色的是土豆。忒咸,悟出咸的原因了,中国人做菜都把盐融化了炒进菜里面去,西班牙就是大粒海盐往上边一铺,一咬一满口,当然咸,其实用盐总量差不多。席间对面桌的一位先生给同来的女士送花,店内客人集体为他鼓掌。

饭后已经是凌晨1点,门口广场照旧热闹。一群当地年轻人看见我一个中国人举相机拍照,立即狂摆POSE还大声喊什么。有一位还脱了裤子露出半个屁股,不知道喊的是什么东西,有点不像好话,想吼一声damn you motherfucker,忍住了。给他们掐了张相留念,在此:
 当地青年

走到街口打车,刚一转角就碰到了el pozo接待我们的那个公关姐姐,和她男朋友一起逛街呢,寒,真够巧的。寒暄一阵,发现她男朋友懂中国话。于是他用七扭八歪的中文、我们用七扭八歪的西班牙语互祝圣诞快乐。一直走到停车场才打到车,上车走了不到100米就听司机在那里闷笑。抬头一看寒大了,又是熟人,昨天拉过我们两次,今天居然又碰上了。 我们说真有缘,司机说真不容易,这里有几百号司机,他连着三次碰到同一群客人这也是头一回。到酒店下车,他说我干脆在这里等你们算了,明天还坐我的车。我们邀他来中国,他说就凭这缘分,到了中国肯定能碰上你们。临走还让Tina给他选了一组彩票号码,暴寒,西班牙遍地彩民啊。给这位司机同志拍了个片留念:
有缘司机

明天就相对轻松了,周末西班牙人不上班,活动是参观景点,包括Murcia的多处名胜古迹以及某港口坐帆船,敬请期待!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