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不出该取个什么题目好,就拿那个最难做的栏目名当题目吧,因为今天的全部活动都是参观酒庄。昨天(或者说今天早上)睡得太晚,勉强来得及爬起来。9点45成功到达机场,登上到阿利坎特(Alicante)的飞机。登机前Tina挤出时间买了张彩票,西班牙人对彩票的热情真高……一张彩票要20多欧这么热中啊……这次的飞机是Spanair的,看名字应该是国家航空公司,手笔就是大,这么短的路程用的也是喷气式飞机。这次不用自己走舷梯了,飞机也大,虽然依旧是经济舱的样子不过座位多、人少,坐得很松快。飞机抵达的是阿利坎特省的边缘,下车看到穆尔西亚(Murcia)地区ICEX的Jose Maria Garcia Soto先生(帅叔哦,没拍照片)和国际贸易促进会的Keri Griffiths女士(美女啊,没拍照片)已经在等候了。上大巴,从公路穿越到穆尔西亚省。

这里的风光和埃斯特雷马杜拉完全不同,那里是欧洲古城的样子,这里则是空旷西部似的风光,一路空旷的都是山野。西班牙的山很有特点,洋山岩岩(岩岩,积石貌),上面生的都是小丛灌木,说秃不秃、说绿不绿。中国山要么寸草不生、要么片土不露,入得水墨画,西班牙山这个样子更适合放进电影。路上隔着车窗抓拍了一些山,放一张:
西班牙山

一路上百般无聊,还抓拍到不少东西,比如这座桥,上面满是涂鸦。西班牙似乎每个城市的涂鸦都甚多,在埃斯特雷马杜拉和马德里都见到许多,喷得很漂亮,不像中国式“涂鸦”内容除了“X你妈”就是“我爱XXX”或者“办证13xxxxxxxxx”。放一张,那个写着100的路牌突然冲进镜头, 位置恰到好处。
涂鸦桥

路上还看到山头上有一座古堡,Tina介绍说那个叫胡米亚(Jumilla,西班牙语里J发H音、ll发y音,替换后按拼音读即可)古堡。几次尝试抓拍,每次对好焦都有莫名其妙的东西抢镜头,比如铁丝网、房子、树……终于抢到一张,可惜太急了,取景歪了……
胡米亚古堡

一路上尽量保持清醒,其他人倒一点也不客气地都睡了。到了第一个参观地点,Lusón酒庄,名字很熟,似乎在国内见过。庄园的区域经理Dominic Lombard先生说不可能见过,正在为进入中国市场的事情奔走,还没进去呢。庄园的名字比较怪,不像有实际意义的样子,所以问他是不是家族姓氏。他说也不是姓氏,来源应该是菲律宾的吕宋岛(我说读音怎么恁熟……),这家庄园创始的时候吕宋还是西班牙的殖民地,大概从这里来的吧。照例,在这里参观了各个车间,看到了一些古董酿酒装置,以及独家设计图纸、在德国找工厂制作的发酵罐,还有地下酒窖,这东西留着写稿就行了,在此不多说。他们家酿酒的方法很怪,像博若莱新酒,却又不一样。葡萄收来之后先整串进罐进行二氧化碳浸软,直到完全发酵(酒精度13%左右),然后压榨,压出的东西其实已经是酒了,但还要经过一次发酵,然后陈年。不懂得为什么还要第二次发酵,因为最终产品酒精度也是13%左右而已。品酒时间到,Lusón庄园为大家准备了很专业的品鉴资料,甚至每人还有一套打印的品酒记录表。品尝的酒包含Lusón的所有产品,从低端到最高端。酒的品质普遍不错,感觉不是非常好,除了最后品尝的一款迟收甜红葡萄酒。甜红本来就不多见,他们酿得又很好。值得一提的是这里大量使用一个从没见过的葡萄品种,听说是当地特产,叫做monastrell。这种葡萄单宁弱、口感柔和、果味强,我喜欢它多于merlot。品完酒已经下午1点了,该吃饭了,品酒和吃饭都在同一个地方,Lusón庄园和别家合作的一个餐馆。品酒时开过的酒都拿上餐桌了,边吃边聊的很热闹。听说当地名产是兔肉蜗牛烩饭,有几个人点了。我还是保险第一,要了羊肩肉。等了很久,烩饭上来,看样子超恐怖,唉我咋总能拍到超恶心的照片……放一个:
兔肉蜗牛烩饭
同志们,这不是一锅酱爆大蛆,真的不是,它是当地名产兔肉蜗牛烩饭……ok,说正经的,西班牙饭好象都中吃不中看,实际味道还不错,但是依旧被大家抱怨说超咸,不解。我的羊肩被别人尝了一口也说超咸,但是我吃得很舒服,羊肉酥烂,味道很足,好几天没吃到不淡的菜了。西班牙式午饭持续了4个小时,计大家都已经不会意外了吧。普遍喝得有点高。估出门5点半,行程表上说5点半已经应该到下一家,担心赶不上,赶紧爬上车大家赶路。没想到走了不到10分钟就到了,是邻居。这家庄园叫Finca Omblancas,Finca意思是指一小块有主的土地,Omblancas是庄园所在的土地名字。到地方在院子里看到很有意思的图腾:
图腾 
经理Patrick Rabion先生说这是庄园的雇工们自己刻的,一共有好几个,说分别代表世界上每个大洲,但是他至今也没分辨出哪个代表哪洲。我们到庄园已经快6点了,雇工纷纷下班,天色也黑了,于是缩短流程,随便看了两眼葡萄园就去看老厂房,老厂房里面保持着几百年前的样子,水泥窖发酵、土机器压榨和脱梗,现在这套设备不用了,拿来当博物馆的。看过这里就到了最后环节,品酒。依旧是拿出庄园里最主要的产品,从低到高逐一品下来。说到这里想提几句闲话,做人还是得低调啊,喝得再高也得低调,人家又不是世界名庄,硬挑毛病就不好了,欺负人家不懂中国话就冷嘲热讽更过分。品的酒里有1款木桶陈放3个月的,3款陈放6到8个月的,1款陈放一年以上的。总的来说每款酒的单宁都稍嫌弱,香料味浓重,闻起来却是果味很明显。这家的主要原料也是monastrell,尤其第二款里面含量过半,我还挺喜欢这个怪品种的。品完酒该回去了,天黑到连车在哪都看不到。临走前很同情Rabion经理,很诚心热情地款待我们结果还被嘲讽,想表示一下尊敬,他又不懂英文,只好告别时用西班牙语“hasta la vista, senior”,经理N激动的样子跟我说了一大堆东西,勉强懂两个词,整个猜出来可能是欢迎再来西班牙的意思。顺便插个话,Rabion经理长得有点点像Stephen King。

上大巴赶往穆尔西亚市区,半路停下发现Lusón庄园的Lombard先生开车追我们来了,追上之后给每人送了一瓶酒,大部分人是甜红,少部分人是没有任何标志的一瓶酒,他说那是庄园的新产品,没在任何地方销售过所以没贴标。你说这么好的人、挺不错的酒,挑人家的刺儿可太不应该了。

到了穆尔西亚已经困得人仰马翻,在酒店领了门卡就奔房间了,晚饭又请假,感觉很对不起Soto先生和Griffiths女士,好在Griffiths说她老公在家早就等急了,她先撤退,我算感觉平衡了一点,缺席的不止我一个。跟Soto先生道歉之后回房间,开门就惊了。外面看一个小门跟楼道里的工具房似的,打开发现比马德里那个高科技酒店还高科技啊。废话少说,上图……
进门的视野,暗了,太累,懒得重拍:
进门图

房间图,内有大床1张、沙发2个、茶几 1个、电话线和以太网线接口、WIFI信号(信号差)、VOD信号电视一个、超大写字台一张,顺便一提,这是到西班牙以来唯一提供一次性拖鞋的酒店。
房间图

电视图,进门的时候就是开的,屏幕停在这个界面。其实原理就是个VOD,没啥技术含量,但是看见屏幕上写着我的名字迎接我真是感觉好贴心啊。里面分两部分,VOD和TV。VOD包括A片、动画、电影、热门大片等几类,每看一部需要13欧左右,一次花25欧可以在24小时内任意看任何片子。TV有30个频道(不含A片频道了哦),和马德里、萨弗拉的都不大一样,其中包括2个英文台哦,一个BBC一个叫DW-TV。从进门开始就一直在看BBC,主要都是社会新闻和经济访谈,虽然内容无聊不过有个能看懂的频道就很满足了。
电视图

明天活动不算多,参观2个公司,但不用再飞机了。一个叫El Pozo,一个叫Coato,据说一个又是做火腿的(不是伊比利亚橡子黑脚猪的火腿),另外一个还不知道是干嘛的。俺现在去洗澡,争取把自己弄感冒,明天鼻子不通就不怕火腿厂了……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