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多事需要抱歉,首先萨弗拉那个酒店的WIFI又没修好,第3天的日记只好拖到第4天;其次上篇结尾说过这次放出传说里的城堡酒店照片,还得拖一下,一开头就放大图影响版面。该说的说完,第3天日记开始。

这是最恐怖的一天,活动安排异常之满。早上8点30就要离开酒店,也就是说8点就要起床去吃早饭。9点要参观Tierra De Barros奶酪厂,11点参观Vina Santa Marina酒窖,晚上5点还要去参观一个叫做La Canaleja的橄榄油工厂。头一天晚上整理照片写日记搞到很晚,8点就去吃饭实在吃不下什么,捞了一盘子各种水果就算凑合过了。8半准时上了大巴,热情的安东尼奥先生依旧陪同,还有一个完全不懂英语的老伯开车。一开始大家还聊天畅想,想象在奶酪工厂能看到什么样的景象,毕竟西班牙奶酪被传得美味无比,20分钟之后就死气沉沉了,头一天都没睡够。

奶酪工厂看起来很普通的样子,面积不大,工作人员也不多。进了厂子精神一振,冲天的膻味和酸臭味让人想困都困不起来。门口是销售部,包装好的奶酪在柜台里放着,进去一点好象是展示区,很多做好的奶酪排了一个架子,这些可能就是气味的来源。不太肯定,因为里面还有制造车间,可能是那里传出来的。先放个这些奶酪的图,造型挺漂亮的,看样子和颜色让人联想到烘烤香味和奶香,实际上完全不是一回事:
成品奶酪

主人热情地给打开一个奶酪尝了一下,刷面包吃。确实有奶香,但是酸味比较重,后味偏苦,他说这是该厂产品的特色,制造这种苦味来自独门秘方,具体是什么我就不说了,一来诸位没什么兴趣,二来泄露日后写稿的机密。总的来说这种口味我还挺喜欢的,恩,我是个思想很开放的人,非常能接受西洋事物。可是主人看到我们很喜欢,又很高兴地拿来了广受赞誉的重口味拳头产品……基本上一半人被这个重口味奶酪轰趴在地,太膻了,酸臭味极重,估计奶酪这东西之于外国人就像臭豆腐之于中国人。受过入门挑战后,我们进到后屋去参观奶酪生产车间……凝乳和去乳清的过程估计诸位也没兴趣,也不放了。我想请大家看看奶酪坯子是什么样的,就是把乳清去掉之后固形物打成大饼时的样子:
奶酪坯子

这是在奶酪的风干车间里拍到的,新做成坯子跟奶的味道差不多。顺便一提,这里的奶酪很有特点,不是用山羊奶做的,原料是绵羊奶。这个坯子放置一段时间之后外表会变干变硬,里面也会进行一部分发酵。等发酵到一定阶段之后会送进另一个车间继续存放,直到发酵彻底完成。主人说如果奶酪上出现蓝色纹理(所谓蓝纹奶酪,蓝纹估计是青霉),就送去打烂,把里面的精华混在一起重新打成坯,做成口味最重的奶酪(刚才把我们轰趴的那种),听得俺浑身发抖。 于是我们又去了下一个车间,看看发酵的奶酪是什么样的。刚一进门大家再次被轰趴,气味太重了,捏着鼻子都嫌恶心。在这里我们看到了发酵的坯子,基本已经有了成品的样子,但是外面布满霉菌……当然,制造完成之后它们要经过清洗才能包装上市,毕竟欧盟有卫生标准。放个图,恶心恶心你们。
发酵后的坯子

最后,西洋臭豆腐经过包装就成了这样子:
包装后的奶酪
很可爱是不是?恩,这个世界上披着甜食皮的臭豆腐是很多的……

在这里的余兴节目就不多说了,主人用古法给我们演示了一下手工制作奶酪的过程,很有意思。想看吗?图太多了懒得放!时间紧任务重,我们又冲上大巴赶往下一处景点,Vina Santa Marina酒窖。名叫酒窖,其实更像是个酒庄,很典型的西班牙白色建筑,背景是造型特异的山峦,经理介绍说这个山你们看着可能眼熟,因为老电影《角斗士》有一场就是在这里拍的。
酒庄背后的山

酒庄种植的葡萄和产的酒可能不需要多说,因为说了也没什么人感兴趣。总的概括一下,这里主要生产干型酒,有一款迟收的半甜白葡萄酒算例外。慷慨的主人带我们参观了酒窖、发酵车间、灌装车间后带我们品尝了所有的拳头产品。一款干白感觉有点偏淡,迟收的半甜酒也感觉有些淡,不知道是不是睡眠不足导致我味觉不太正常,连他们最贵的产品我也觉得淡。最贵的是瓶红酒, 名字翻译到英文是miracle,品尝后的感受也是非常神奇。酒的香气强到夺人的程度,而且很异常地接近青苹果香,喝到嘴里却感觉比较普通,落差有点儿大。品酒时配的小菜是……奶酪……而且是口味很重的,参观过工厂之后大家明显的敬而远之。老板很是慷慨,送了每人一瓶酒。还是那句话,时间紧任务重,我们卷了酒便冲向下个地方——饭店。可能有人会感觉奇怪,这一路下来顶多才下午一两点,橄榄油工厂的活动要等到5点才开始,紧个屁啊。实际上时间确实比屁股沟还紧,因为西班牙人的作息时间跟别国差距忒大。一般午饭下午2点开始吃,能吃很久,如果是和朋友一起或者谈生意的话可以吃到很久x2那么久。晚饭等到八九点再开始吃,可能耗时比晚饭要长一点。午饭的餐厅叫做Cachicho,有评级,三个叉子。这套评级系统不是米其林的,是西班牙本国的,得到三个叉子是很高的级别了。级别高,服务人员也牛B,不把单子当回事。下午1点半点的单,等到3点才上菜。说吃饭,真是很感激领队Tina小姐,实在太勤劳了。西班牙餐厅基本都不提供英文菜单,一路看下去只认得“前菜”、“主菜”、“甜点”、“沙拉”这么几个词,只好每次都由她逐一翻译,大家自选。菜单太长,洋人取菜名又忒直接(对材料和烹饪方法做详细讲解,名字一般都很长),往往听了后面的就忘了前面的,只好再来一遍。费了好大劲大家都选好了,这里有海鲜饭(不是瓦伦西亚的,是埃斯特雷马杜拉本地风格的),必须凑够2人份才给做。上菜以后大家有点失望,其他菜忒淡,海鲜饭忒咸。这么说吧,连我吃着都觉得咸到接近极限,其他人就不用提了。这一顿饭吃下来基本就下午4点了,收拾东西赶紧奔橄榄油去。

终于到了橄榄油厂La Canaleja,天已经快黑了。为了方便拍照,大家加快速度,争取在太阳落山前参观完室外部分。工厂是庄园式的,有地60公顷,橄榄树遍布整个山头。庄园主人是世袭的侯爵,和国王是朋友。这里的橄榄油异常强调品质,重心全部放在特级初榨橄榄油上。当天刚好正在榨油,有幸目睹了整个过程。橄榄使用机械收获,收过之后用风力和震荡脱去大部分叶和梗,放进一个小压榨机处理一下就行了。一直纳闷水果这东西怎么可能榨得出油,拿了个新鲜橄榄捏了一下,流出来的全都是油,根本没有果汁,好变态的水果。满地都是掉的橄榄没人拣,庄园主说特级初榨对橄榄要求非常严格,沾了土的一律丢弃,果然气派。接下来我们参观了橄榄田,可惜天色已经晚了,加上没带三脚架和室外灯,拍照很让人窝火。大光圈曝光太慢,怎么拍都拖尾;适当提高速度之后噪点过多;用内闪补光得到的效果好象拿着手电偷橄榄似的。60公顷橄榄园种植密度小,采用滴灌的方式进行灌溉,既节水又能控制灌溉量。主人介绍说种橄榄不能灌溉过多,否则橄榄果实又大又亮,看起来漂亮,实际上水分过多影响油的品质,听起来超像酿酒葡萄。这里的橄榄分四个品种,分别压榨后由专家品尝,根据各个品种的质量进行混合调配才进行灌装,听起来特像酿葡萄酒。这里的油确实很厉害,西班牙有对橄榄油品尝评分的比赛,去年他们的两个品牌分别得到了8.5分和8.02分的高分(9分满)。既然外面看不成了,我们就去里面看榨油车间,外面压榨过的橄榄连油带渣一起送到这里,进行油渣分离。屋里面处处是油,地面都是滑的,非常难受,温度又高,橄榄味不比那个奶酪厂的奶酪味轻多少。在这里拍了些照片,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能拍到特恶心的照片,放一张瞧瞧,看诸位以后对橄榄油还有热情不:
油渣混合物
同志们,这不是稀屎,真的不是。它是分离渣滓之前的特级初榨橄榄油……经过分离之后,根据橄榄品种不同,把油放进不同的不锈钢罐子里保存,等待混合和灌装。主人说保存橄榄油有几个要素,我心想估计就是恒温恒湿、避光避震、防氧化,跟葡萄酒一个样,果然完美全中。 最后我们得到一个品尝橄榄油的机会,像品酒一样。每人一个小杯,先用手把油温热,可以闻到橄榄的果味和叶子的清新味。然后喝一小口,根据在口中的感觉就能评定油的品质,专家们都是这么干的。我喝了一小口,微甜,微涩,有清香味,很油腻,嗓子里有轻微辛辣感,但是并不觉得特别好,于是又喝了一口,还不觉得好,又喝了一口……就这样半杯进去了,忒腻,好恶心……被同行人员称赞说做人真实在。

主人说他们庄园近几年开始酿酒了,古时候庄园有葡萄树,30年前都被拔了,于7年前又重新种了一批。寒,居然干脆去酿酒了,真是一理通百理明。顺便参观了一下酿酒车间,没感觉有什么特别的,只是陈年的酒忒少,橡木桶稀稀落落排满一屋,都不叠放。这里的葡萄树龄从4年到6年不等,还是太年轻,主人说打算先做低端卖着,等树龄大了再提高品质。尝了一下去年的酒,非常有特色,该酒结构极强,单宁、酸度皆高至不可思议,喝一口感觉好象被一根橡木大棒从嘴一直捅到屁眼……半杯之后才逐渐适应,回味中的烘烤香和巧克力香很明显。主人说他们从法国请了专家来掌握酿酒,想要压低橡木桶的味道、突出果味,我匍匐……说良心话,这酒挺有意思的,至少个性非常鲜明。虽然当时喝过以后深受刺激,但经过24小时之后缓过劲来还有点想念。

参观完毕,终于可以打道回府了。上车就睡着了,实在太累,抵达旅馆前20分钟醒来,发现车上跟幽灵船似的,没灯、没声、没人动……大家都不想吃晚饭了,按西班牙的晚饭习惯没等吃完估计就都趴桌上了。最终还是决定吃饭,去的饭店叫La Rebotica,老板是个比较帅的大叔。饭前每人来了一杯传说里的西班牙凉汤,放在小杯子里喝的,看起来很漂亮:
凉汤
配料是什么不知道,但喝一口以后推测有以下成分:大蒜、番茄汁、奶酪(众人orz)、盐……什么味道大家自行猜测吧,总之不得不感叹这世界上咋有那么多看上去贼他妈美的东西。出于礼节想全部喝光,但是半杯之后败退。菜单依旧由Tina翻译大家选,前菜照例由她代理,点那种很大一份大家分着吃的,减少麻烦。主菜我要了鹿肉陪栗子酱,本来以为是李子酱的,因为Tina的中文发音……汗,不是抱怨什么,真是难为她了。鹿肉纤维太粗,味道却不错。席间喝的照例是葡萄酒,专找当地特有葡萄品种的。两款红酒一款白酒,都是名字希奇古怪的当地品种酿的。一款红酒结果偏强,一款中规中矩,理论上说前者好,但经过橄榄油庄园酒的刺激后我觉得后者比较好一些。白酒闻起来和尝起来都像法国的Chablis,还不错。老板看我们对酒很有热情,拿出一瓶Chardonay来给大家尝鲜。不尝罢了,一尝受震撼不小,大概是我喝过最漂亮的Chardonay,香气和果味异常之美,回味中长。想要记一下酒标,发现瓶子已经被店主抢回去收起来了……orz。虽然说想要速战速决,晚饭结束又是12点,大家走路回去,参观小镇夜景,拍了些照片,末尾附上。

回酒店试了一下WIFI,还是不灵,前台说马德里总服务器维修一天了还没修好,再等明天。这要是在中国,你丫不修好别想下班,拖两天就干脆滚蛋吧,不就一网管么?你丫不爱干有得是人排队等上岗。没办法,又给橘子打了个电话报平安。然后去泡了个澡,实在撑不住了,在浴池里睡着,水凉了把我冻醒的。

次日活动比较简单,9点45退房出发去参观Montesano火腿厂,就是生产传说里的伊比利亚极品火腿的一个巨型工厂。下午5点40分飞机到马德里,还住高科技酒店。具体内容敬请期待。

附一些散碎图片:

酒店正门,建于14世纪的古堡,原本是当地侯爵的住所,保存非常完美。
酒店外景

进门以后是酒店中庭,一圈城楼围着一个露天小广场,中心有个古代喷泉,四周现已辟作休息区。当年侯爵举行宴会估计就在这里吧。
酒店中庭

去房间先要经过一个小休息区
休息区1

然后再一个休息区……光线忒差,有点拍花了……
休息区2

 
走廊太窄了取不到房门全景,很古朴的门,可惜没法拍。来一张房间卧室图:
房间图

手感非常好的房门钥匙:
 门钥匙

酒店旁边的一座古教堂,正门太远了,行程紧,没时间摸过去排。拍一下看到的钟楼顶尖。太漂亮了,俺技术差又没美感,反复拍了十几张才勉强找到些感觉:
 钟楼

酒店大门右侧还能看见一座钟楼,萨弗拉小镇上似乎很多这种建筑。
钟楼2

小镇街道夜景图。全都是很窄的街道,静悄悄的,房屋样式古朴,脚下的路也很古老。光线实在太差,就挑出一张还凑合的:
小镇街道

偷拍图。Tina随身一件宝——精选西汉汉西字典。遇到不知道中文里该怎么说的词就拿出来查,都翻得有点弯了……
字典

Tina之现学现卖图,笑,手里的就是那本字典……此人做事极认真,结果全程最累的就是她。托她的福,所有人都少了许多麻烦。
现学现卖

下一集马上开始写,进攻伊比利亚火腿大本营。涉及传说里400到500欧一公斤的伊比利亚火腿、传说里制作伊比利亚火腿的黑脚猪,以及更多令人恶心的内幕图……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