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就是离开马德里的日子,按日程安排,今天晚上(当地时间)6点多我们就要到达埃斯特雷马杜拉省的萨弗拉(Zafra),不知道那是个市还是镇,总之在首都的时间只剩一上午。这个上午的安排是自由活动,但90%(也就是说除了我)以外的同行人员都要求领队Tina女士带头上街购物,于是自由活动就变成集体活动。头天晚上和几个人约好一早上街拍摄马德里民风图,7点下楼集合,9点吃早饭,好歹有2个小时的活动时间,还算庆幸。7点挣扎着爬起来,直接收拾行李箱到服务台寄存了,不打算退房的时候再跑一趟六楼。前台工作人员的英文还不错,一切顺利。没想到刚出门不到50米就出了问题,相机电池突然之间就空了,莫名其妙,只能陪人拍摄,甚为郁闷。庆幸的是西班牙人挺懒的,7点多街上基本没人,走了一条街也没发现什么很值得拍摄的东西,大家就退回酒店。趁这个机会我跑到寄存间把相机充电器摸出来扔在前台里充了一小时,趁这个时间去吃早饭。

    早饭很寒,自助的,菜类基本都是各种火腿,主食有白水煮鸡蛋(而且是凉的)。看起来不像能吃饱的样,摸了一大盘火腿,又拿了两块蛋糕权当主食,没想到吃下去以后非但饱了而且有点撑。饭后水果是猕猴桃、柳橙(疑似)、糖水黄桃。前两者味道非常好,黄桃和国内卖的罐头一丁点差别都没有,当时就想抖着脚唱一段“使的一样方块字儿,咸菜酱汤一个味儿”……

    早饭完毕,电池也充得差不多了,插进去显示满电。大家也都到齐了,决定出门购物。旅馆位于首都最中心部分,旁边就是最有名的购物街(名字至今不明),倒也方便。Tina说街上的店不一定适合消费,而且太分散,不如就到隔街的商场里转转,里面东西全。商场面前大家有了分歧,讨论之后决定分头行动,下午1点15分在商场前集合吃午饭。甚是庆幸,终于有自由活动的时间了。大家都进了商场,我就在商场面前的小广场上转起来。小广场上有个小型游乐园,里面有一座旋转木马,前面则是一家看起来圣诞气息很浓厚的店。说起来麻烦,干脆上图大家自己看吧。

刚才说到的旋转木马:
旋转木马 

商店正面图,背景的楼就是大家去逛的商场,El Corte Ingles。Ingles者English也,据Tina说取这个名因为商场是英国人开的:
商店全景

商店侧面橱窗里的一组雕塑,实在太长了,选几个广为人知的局部拍。玻璃反光太严重实在没办法,大家凑合吧。先是告喜天使:
告喜天使

然后是东方三博士:
东方三博士

最后是耶稣诞生:
耶稣诞生

商店另一面有好多熊,都会动的,向游人招手:
商店侧面的好多熊

拐个弯看,还有更多熊……
还有好多熊 

除了熊还有小孩和企鹅哦,也会动。
商店侧面的小孩和企鹅

商店还没开门,没法进去一探究竟,对商场又不感兴趣,于是背了相机沿着路慢慢走,拍摄一切有意思的东西。路上经过一家看起来很古朴的商场,似乎里面N气派,进去发现其实不大,店都是莲娜丽姿之类的大牌,最让人感动的是门口的滚动广告里正在播放XBOX360的广告片,一个可以让游戏机公然做广告的国家多幸福啊……orz。继续向前走,不远处就是一座立交桥,在桥下我发现一个不知道做啥用的东西,看起来相当之行为艺术,四条钢索把一个奇形怪状的巨大水泥墩吊在空中,人来人往,都不留意它似的。
被吊起来的奇怪墩子

除了这个墩子之外,桥下也没什么可看的。在街边坐了一会,看到有人骑着摩托送快递,有人开着小货车送桶装水,感觉十分亲切,跟北京一个样。回到原来的街上继续走,发现果然不适合购物,街边的店没一家不牛的,全都是Rolex、Hermes、LV、Lascote、Chanel一级的。橱窗里有价格标签,服饰类商品(不认得每个都是啥)价钱普遍在300到900欧之间,看得人无地自容。于是拐出主道,向其他小街进发,看有没有什么好玩的。最主要想买瓶水,实在忒渴了。同时记得去年可口可乐公司推出了一款黑色包装的饮料,名字忘了,国内一直没有卖,不知道这里有没有。走了很久很久很久,终于找到一个便利店,不是预料里的seven eleven,居然是北京到处可见的迪亚天天(Dia),敢情丫居然是个国际连锁??店门口坐着一只傻了吧唧的狗狗,有狗绳,没拴死,它也不跑,估计是顾客放在门口的,狗不能进门。
Dia门口的狗  

    进了店里,发现商品蛮多的,最寒的是发现整整一架子宾堡面包(Bimbo),就是俺家电梯里总贴广告那个。寒,我真的不是在北京吗?成功找到可乐,不过没有500ml瓶的,只有中号瓶(国内卖5块那种)和小罐,而且小罐都是8个一捆的。拆了一个下来去交钱,收银员拒绝收款,跟我说了一堆#@%$#@%&。我说What’s your problem? 她又跟我#@%$#@%&。于是我很郁闷的跑到店外去了,后来估计是可乐不单卖,要卖就是一捆,太没人性了。走了不远看到一家店卖IC电话卡,不是开放式的,橱窗上一个小孔,隔着它交易。我指着卡的样品问这东西能不能打国际长途,当然还是英文,这个店员阿姨她也跟我#@%$#@%&……靠……于是我很郁地又跑掉了……

    在街边继续游荡,拐了一弯又一弯,走出去N远。发现街上老年人占绝大多数,很多穿着很讲究的老头老太来回穿行,好几次还见到若干个老太太拄着拐棍并排压马路或者在一边聊天。另外西班牙的烟民也甚多,街头吸烟的人比北京的还多,女性尤其之多。看得我实在忍不下去了,买不到水、没地方歇脚,好歹能买包烟也算安慰……走了不远看到一个小亭子上面写Tabaco,硬着头皮上去继续用英语问有没有Marlboro,两个守店的大叔研究许久,很高兴地对我说Si, si。我问How much,他说#@%$#@%&……我就恨啊,西班牙语的数字我都听不懂。僵持30秒,大叔拿出若干个硬币在柜台上排开,说这么多钱。我对欧元不熟,那一堆大大小小的怎可能知道是多少钱?于是去摸来看看面额,居然被推回来了说不许拿。我就想说How the fuck could I know how much is that? 末了摸出一张5欧递过去,看他脸色猜测是够了还不够。他很高兴地扔给我一包(555555,老婆我没忍住破了戒),又找我一堆硬币,点了一下,1块9(欧元),合辙一包才3块1,比之前机场里的便宜太多了。于是我学到了新知识:机场的东西永远比外面贵,哪国都一样,免税店也宰人。点支烟提提神,没睡好的疲惫散了一些,暂时也不想着口渴了,继续走,到了个菜市场。菜场里发现一家店里卖可乐,这次学了个乖,拿了一整捆去问收银员是否单卖。老天开眼,有个很可爱的秃顶老伯他懂英文,还很热心地给我拆下一罐来。买的是黑色包装的东西叫做Coca-Cola Zero,看起来很好喝的样子,只要55欧分而已。High Tech酒店房间里的简直就是天价。感动得我跟老伯hola了好久,很高兴地拿着可乐奔出市场打开喝……真TM难喝,完全被外表蒙蔽了,仅仅比健怡可乐强一点点。喝完了拍个照留念:
可乐受 
下面背景是个垃圾桶的脑瓜顶,这玩意儿也就配拿垃圾桶当背景,拍照完毕之后它就融入背景之中了。

口渴也解决了,心情大好,继续逛。路过美国大使馆,门口停着一辆警车,除了上面喷的“Policia”字样以外它就是个军用装甲车……亚美利加就是牛B!想拍照,刚打开镜头盖就被大使馆的保安给赶跑了……orz。不远处又碰到意大利大使馆,这次学了个乖,避开正门,在围墙外面躲到摄像头的死角里拍了一个:
意大利使馆

继续走,发现一家怪店,不知道卖什么的,但是墙上的图画很有意思。
怪店

    逛到这里, 估计离集合时间也不远了,换了条路往回走。途经一家房地产中介,别奇怪我一个不懂西班牙语的人怎么知道它是中介,看门脸就知道了,橱窗里贴那些广告跟北京的我爱我家之类一点不差……顺便看了一下价格,房产一般都在100万到300万欧元之间,曾经问过Tina马德里的人均工资有多少,2000欧一个月算不算中产,她说2000欧已经是中上等人了。看来西班牙人买房也够痛苦的。一路到了旅馆门前的小广场,发现人爆多,全都是推婴儿车或者带小孩的,圣诞店也开业了,旋转木马也营业了。在地上看到个好玩的东西,一个有手脚五官的圣诞树,会唱歌跳舞,而且讲英文。真是热泪盈眶啊,看到个会讲英文的真不容易,哪怕它是个玩具都有他乡遇故知的感觉。有个小MM连滚带爬的玩圣诞树,赶紧拍下来留念:
真好玩 抱一抱

打听了一下,这个树就是店里卖的,价格33欧,考虑回国的路上买一个。大家都到了,出发吃饭。吃饭的地方离酒店也不远,在个菜市场里面,据说这个市场是马德里最有名的,叫和平市场(Mercado de Lapaz)。吃饭的店叫做Casa Dani,店面不大,里面爆满,排了5分钟才有座位,但是非常拥挤,坐下都难以挪地方。Tina说这里大概是马德里最实惠的饭店了,附近工作的人都来这里吃,每人可以要两道菜和一杯咖啡或者茶,一套下来9欧元,餐前点心(火腿或者奶酪)免费。于是我头盘要了菠菜鸡蛋,上来看到的是烂熟的菠菜和半生的鸡蛋拌在一起,幸好味道还不错。主菜要了煎猪肝,也不错。这里有卖一种自酿葡萄酒的,用细口大肚瓶装,好象化学试剂,味道却还可以。同时又点了一瓶葡萄酒,Rioja出产的,不错,却也不算怎么好。来店里吃饭的人几乎每一位都会要葡萄酒,可见葡萄酒融入西班牙人生活的程度。在菜市场里也看到各种葡萄酒,酒标都不认得,但看包装和酒的颜色在国内卖100元人民币以上不是问题,在这里就随便堆在柜台里和火腿香肠一起卖,这才叫把葡萄酒当作生活方式。吃完饭出来是下午3点,整个菜市场一片冷清,店全都关了。Tina说西班牙人都是这么个作息规律,下午2点吃午饭,一直午休2个小时,等到四五点再开门营业。休息一个小时,ICEX大巴到了,大家上车直奔机场。下午4点50登机,实际上推迟了,5点多才开始。上了停机坪就被震慑了,3米来高的一个小飞机,像胡X涛爷爷一样自己从舷梯走上走下,而且引擎还是螺旋桨的……里边奇挤无比,好在路程短,一个小时就到了,飞得居然还挺稳。

下了飞机来到一个超小的机场,如果说马德里机场的行李厅像北京站,那么这里就像鹤岗站,不过很干净。埃斯特雷马杜拉的官员安东尼奥先生已经在等着接站了,说起来此人名字很有意思,姓和名都一般,偏偏middle name叫做Bravo,西班牙语里作勇敢解,在英语里意思则接近great。他大笑说每当有人夸奖别人bravo的时候他总是突然蹦出来连声说“谢谢,谢谢,叫我啥事?”一路大巴又是一个小时,到达酒店之后惊了,这酒店就是个古堡。Tina介绍说这种建筑叫Prador,都是文物级建筑,在里面修建旅馆可以更好地保护它,因为每天都会有人维护。城堡建于14世纪,从里到外都极力维护原状。看外表比较旧,里面的设施可是一流,房间非常大,钥匙是铜做的,异常重,门锁也是古董样式的。房间里该有的都有,比那个High Tech President要舒服多了,没有高科技的唯一结果就是电视小,而且是CRT的。打开看了一下,只有20个台,全部听不懂,也没有放A片,有个频道在放西班牙语的Family Guy,活气我,一句不懂……9点钟和安东尼奥先生出去吃饭,尝了传说里的伊比利亚火腿,并不觉得如何喜欢,味道还不习惯。他们说9点吃晚饭在西班牙是正常时间,吃到后半夜也正常。于是吃到半夜12点才回来……orz

回房发现酒店WIFI无法获取IP,找前台辩论了半天,他们说今天酒店总服务器坏了。只好先写个草稿,明天网络修好了再发。天太晚了光线太差,城堡也就不拍了,明天一起放出图片。

最后,马德里的一些街头杂记:

彩票投注亭,五步一岗十步一哨,一上午看到不下10个,西班牙彩民的热情一点也不比国人低啊,真有梦回后清之感
投注亭

投注中心,异常热闹,我真的是在西班牙吗……
投注中心

街头刷糨糊贴小广告的,被俺拍了个现行。全球化大潮势不可挡……
贴广告

在马德里街头突然听到手风琴的声音,一段旋律让我同时感到喜悦和忧伤,除了“优美”之外我实在找不出其他词来形容。音乐的制造者就是这个人,坐在阳光和阴影之间很投入地演奏着。取景比较失败,因为我怕直接拍摄引起他反感,只好把相机举高假装拍摄远方街景,然后突然压低镜头按快门抓拍,整理照片的时候发现他这个眼神,到底还是发现我了。摸出1欧元的硬币放在他面前的盒子里,抬头看见他的笑脸,大张着嘴,露出一口不大健康的牙。笑容里没有嫉妒也没有虚伪更没有傲慢,更没有像北京街头乞丐一样让人作呕地作揖磕头,从他的脸上我只看到友善和欣喜。这就是卖艺和乞讨的区别。走过半条街,依然听得到他的琴声。
卖艺人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