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实证明不老老实实过日子迟早是要吃亏的。本来和橘子说好了今天回来做饭吃,但是事到临头出了点变故,又改在外面吃晚饭。最初定的是吃陕西面,但半路上(只差不到500米就到面馆了呀)被一个怪牌子吸引住了。一家店,牌子上写的名叫“福客多”,说是墨西哥菜。于是我俩突发奇想,打算试试来自墨西哥的神秘风味。这之后的30秒内我后悔了,但终究还是没说出来,走进了名叫福客多的贼船- -+

地理学得不好,墨西哥在美洲哪一块我至今也说不清,从前还以为是一非洲小国呢。对墨西哥的认知完全来自道听途说,第一印象的来源是《南方公园》,印象之差可想而知。从零散的资料里我知道墨西哥人懒,窝囊,吃东西怪,爱吃辣椒,爱啃苞米,啃完好苞米再啃烂苞米(那种墨西哥人引以为美味的烂苞米具体怎么写我忘了),啃完烂苞米还啃虫子(而且不局限于蚱蜢)。刚进贼船就被船上的女服务员热情招待了,于是也不好再退出去,只好硬着头皮找个地方坐下。

看了菜单立即orz,这都是些啥呀……墨西哥的TACO有名,点一份按说总不会错的,而且保险起见,挑了个炭烤猪肉的。一份TACO怕吃不饱,又要了一个什么什么饼卷牛肉。橘子则一点都不谨慎,很豪迈地要了一份什么什么酱配鸡腿配红花什么米饭。俺听完了就窃笑,到西洋国家的馆子里吃啥都行,就是不能点带米饭字样的东西,天晓得这帮蛮夷都怎么吃米,搞不好把米扔了光吃糠也没定准。

菜没来,先给送上来三份蘸料。一红一绿一花。尝了一下,红的是辣椒酱,甚辣;青的是青椒酱,同辣;花的是红椒洋葱剁成末,居然还是其中最合口的。上菜之后尴尬就来了——不知如何下口。首先那个饼卷肉它并不是卷的,就是一张饼中间对折夹上肉用热奶油稍微一粘,用刀叉一切就碎,用手抓又太烫,想用筷子人家不给。幸好最近苦练了刀功,居然真就用刀叉非常干净利落地把“卷饼”给切块吃了。TACO更寒,原以为是呈卷状的,哪想到就是一块玉米饼皮平摊,上面撒一堆烤至辣椒状的肉丝,肉丝上盖了一坨(真的是一坨啊)奶油,奶油上扔了一块菠萝,这么大一堆端上来就完了。这一郁闷更胜饼卷肉,只好用叉子把上面的料一点点挑着吃净,然后把玉米饼收拾吃掉。橘子倒利索,直接抓起来手卷一下便吃,我也效仿,甚累。顺带一说,这两份饼类食品的饼底极硬,直到目前写日记的时候俺的胃里还不大安定。

那个什么饭果然热闹。红乎乎的大米且细且长,类似泰国香米但是看起来恶心得多。米饭边高高一堆看起来像千岛酱又有点像稀屎(orz)的莫名物体,下面隐然有巨物。拨开酱才看见,原来是一条比猪手还大的鸡腿……服务员,你们说的“鸡”该不是妓女的意思吧?酱味甚怪,鸡腿本身几乎没味,于是橘子就这样吃了一顿怪米饭配白斩鸡还不给蘸料orz

饭后迅速买单走人。墨西哥在我的印象里更加鲜活了,那里的人不仅懒,而且有着超大号的嘴(能够干净利索地吃TACO以及那么大的鸡腿),神仙一样的胃(天天啃那么硬的饼),猪头三一样的味蕾(那个味道……)。有生之年坚决不去墨西哥,要去也先带一箱康师傅方便面去。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