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银河系百科全书》里对酒精的阐述是这样的,它说:酒精是由糖类发酵产生的一种无色的可挥发液体,同时请注意,该液体会对某种基于碳元素的生命形态造成兴奋效果。
《银河系漫游指南》里也提到了酒精。里面说,最棒的酒精饮料是“银河系铁盘口腔冲击波”。
书中说,喝过“银河系铁盘口腔冲击波”感觉就像脑袋被一块裹着柠檬片的大金砖砸开了瓢。
同时,《指南》也告诉读者,哪个星球上调制的“银河系铁盘口腔冲击波”最棒、花多少钱可以买到一瓶、事后到找哪个志愿者组织可以戒掉酒瘾。
《指南》甚至告诉读者如何自己调制这种酒。
倒取一些詹克斯精灵酒,书中说。
往里面倒入一份取自杉特拉基努斯五号行星的海水。
“噢,杉特拉基努斯的海水啊”,书中说,“噢,杉特拉基努斯的鱼啊!!!”
取三块冷冻的大角星超级杜松子酒,使之融化在混合物中。(必须适度冷冻,否则里面的汽油成分会挥发)
取四升法里亚沼地湿气打进混合液,为了纪念那些在法理亚的沼泽地里欢乐至死的搭车客们。
用银勺子的背面轻轻放一点夸莱克汀超级薄荷的提取物在液体表面。那是黑暗的夸莱克汀区域里种种强烈的气味中最为方向的,带着淡淡的甜味和神秘气息。
扔进一颗英仙座beta行星的太阳虎的牙齿。看它融化,把英仙座beta行星上面太阳的光辉与火焰散布到酒水的每个角落。
洒上一层赞弗尔。
加一颗橄榄。
喝吧,但是……请务必小心……
比起销量来,《银河系漫游指南》要比《银河系百科全书》好得多。
“给我六品脱苦啤酒”,福特对“马匹和马夫”的酒保说,“赶快,世界要毁灭了。”
酒保是个严肃的老头子,不喜欢这种讲话方式。他推了推眼镜,对福特眨眨眼。福特没理他,只是盯着窗外看,所以酒保又把视线转向亚瑟。亚瑟无助地耸耸肩膀,没说什么。
于是酒保说:“是吗?世界末日的天气真不错”,接着去倒酒。
他又试着搭腔:“下午看比赛吗?”
福特转身看着他。
“不看,没有意义”,他说,言罢又转回去看窗外。
“怎么,已经预见到结果了?”酒保说,“阿森那队没有希望?”
“不,不”,福特说,“因为世界马上就要毁灭了。”
“既然你这么说”,酒保说,这次是看着亚瑟,“如果世界真要毁灭,阿森那队还真走运,逃过去了。”
福特转过身,着实吃了一惊。“不,逃不过”,他皱着眉头说。
酒保深吸一口气,“先生,您的六品脱”,他说。
亚瑟对他投以苍白的一笑,耸了耸肩。他转过身对酒吧里的所有人投去苍白的笑容以防他们听见了这边的谈话。
谁也没听到,谁也不知道他干嘛没事冲别人笑。
坐在福特旁边的一名男子看看这两个人,又看看六品脱酒,接着心里快速盘算了一番,得到一个他喜欢的答案。于是他向他们露出一个满怀希望的白痴似的笑脸。
“滚”,福特说,“这都是我们的”,说着摆出一副连英仙座beta行星的太阳虎都要退避三舍的表情。
福特摸出一张五英镑的钞票拍在吧台上。“不用找了”,他说。
“五英镑?谢谢您,先生。”
“你们还有十分钟的时间把这五英镑花掉。”
酒保决定还是躲远一点比较好。
“福特”,亚瑟说,“见鬼,你能不能告诉我,到底怎么回事?”
“喝光”,福特回答,“你得喝掉三品脱。”
“三品脱?”亚瑟说,“大中午就要喝三品脱?”
福特旁边的男人又笑了,高兴地点着头。福特没理他,继续说:“时间全都是幻觉,中午尤其如此。”
“有深度”,亚瑟说,“你应该把这句话寄给读者文摘,他们专门有一版是给你这样的人留的。”
“快喝。”
“为啥一次要喝三品脱?”
“为了放松肌肉,你会需要放松的。”
“放松肌肉?”
“放松肌肉。”
亚瑟看着自己的啤酒。
“我今天做错什么了?”他说,“或者说这世界本来就这个样子,只是我一直埋着头没注意到?”
“好吧”,福特说,“我尽量解释。我们认识多久了?”
“多久?”亚瑟想了想,“呃……大约五年,可能是六年。”他说,“这几年的大部分时间都比现在正常。”
“好”,福特说,“如果我说,我其实不是久尔得福德人,而是来自猎户星座一等星附近的一颗小行星的,你会作什么反应?”
亚瑟耸着肩,一副不知所云的表情。
“不知道”,他一边说着一边喝了一口啤酒,“怎么?你就要说这个?”
福特放弃了。现在争论这个没有意义,世界快要毁灭了。他只是说:“快喝。”接着又补充了一句:“世界要毁灭了。”
亚瑟又对酒吧里的其他人投去苍白的微笑。人们都对他大皱眉头,一个人对他挥手示意:忙自己的事去吧,甭对我们笑。
“今天肯定是礼拜四”,亚瑟自言自语,低头去喝他的啤酒,“一到礼拜四我就犯迷糊。”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