噩梦从大前天开始:
场景是现在住的这个房子。好象要搬家了还是怎么着,满地都是垃圾,一团乱。屋里的人有我,以及我的三个哥哥(我哪来那么多哥哥……)。
电脑还在小屋放着。好象停电了,灯全打不开,奇怪的是电脑还能用。于是我那三个哥哥在大屋聊天,我在小屋上网。电脑桌旁边的壁橱虚掩着。屋里只有显示器的微弱光亮。
玩着玩着突然感觉鼠标线不够长,于是往上拽了几下,没拽动。再拽,还不动。紧接着鼠标插头那一边从机箱上掉下来了,被一个什么东西牵着往门口跑。看不清是什么,只见到小不丁点一个黑影好象老鼠,从壁橱里跑出来的,咬着鼠标线往外跑。
我往回拽鼠标,那东西力气好大,把我和椅子一起拖着走了几公分,终于松口跑到外面去了。
我吓得不轻,跑去问哥哥们看见什么东西出来没有。他们都嘲笑我看花眼……
然后是前天:
梦是黑白的,还有杂斑,好象老电影。我是个八九岁的小孩,住在一个大森林中间的村子里,与世隔绝。对了,我还有个不认识的小女朋友。
不知道什么原因,村子里开始死人,死了好多。有一天我顺着小溪向上游走,碰到一间破木棚,里面好象有人。趴在窗子上偷看,里面几个医生打扮的人正在解剖一大堆尸体。他们把尸体剖开,肠子心肝一件件拿出来,血液里很多像是煮烂的蓝莓一样的黑色絮状物。
我赶紧跑回村子告诉大家说最近死那么多人是因为有人扩散病毒,我看见他们解剖尸体了。没人信,甚至我那个小女朋友也不信。结局就是我自己离开了村子。
昨天的梦比较乌龙了。梦见我去理发,理发店老板居然是我的一个初中同学(女生)。边理发边和她叙旧,她说现在的男朋友是个黑社会,每天也不怎么着家,她寂寞得很。然后又说“你当我男朋友吧”之类的。暴寒,拒绝,未果,再拒绝,又未果,赶紧交了钱走人。
出门不远,回头看见她男朋友回来了。和她讲了几句话以后就隔着玻璃橱窗看我,一边掏枪,掏出来是一把银色Magnum。不知道他枪法如何,不过这东西不好惹,我赶紧跑。一边跑着后面枪声不断,奇准无比,枪枪打在我脚后或者两脚中间。跑Z字形也躲不过去。
实在没办法了,只好往人堆里跑,指望他投鼠忌器。哪想到这人真狠,冲着人堆照样开枪,我身后噗噗噗响成一片,每发子弹都打穿三四个人。跑了一阵,估计后面人死了不少,这叫一个揪心。
已经跑很远了,他还在开枪。靠,Magnum不是最多8发子弹么,这厮打出恐怕有80枪了也没见停。只好继续逃。逃出很远了他还在开枪,而且依旧神准。
到公路上了,弯腰跑,躲汽车后面,火力再猛应该打不透汽车吧。没想到的是,那枪连汽车都能打穿。一发子弹前进后出不见减速,有一发子弹还拖着尾从我眼前过去。汽车被打穿好多,大部分还被打爆了,里面的人听到枪声先是一惊,还没弄明白怎么回事就被炸死了。
继续逃,后面枪声已经响成一片了,这TM哪是Magnum,射速和Tommy Gun有一拼了呀,射程和冲力也比得上步枪。
到梦醒为止一直在逃……
今天还不晓得会做什么梦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