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test Entries »

纽约大学申请记

之前已经发过了一篇暴走状态飞速申请蒙特雷国际研究院并且失败的博文,接下来就介绍一下后续的发展好了。再过不到半年就30岁的人了,要留学必须趁现在。学一定要留,接下来选什么学校就是个问题。

经过漫长的研究,最终老夫只得承认,美国看似靠谱的学校只剩下一个。美国翻译协会的成员单位中有众多提供翻译硕士学位教育的院校,但涉及英汉/汉英翻译的只有俩:蒙特雷国际研究院、纽约大学继续教育与职业教育学院。那不用说了,都没得选,咱就闷头干吧。

首先大概打听了一圈,因为中国人嘛,未能免俗,总觉得“继续教育”和“职业教育”这俩词儿怎么看都是蒙人骗钱的。一问之下发现还好,纽约大学没有所谓“总校”,就是一大堆学院分散在纽约市各个角落。其中继续教育与职业教育学院(SCPS)主要负责研究生教育、技能培训认证,以及一部分本科教育,而且名声还不错,毕竟是NYU的一分子嘛。

申请NYU SCPS看起来倒是省事,因为需要的东西和蒙特雷基本一样:报名费、托福成绩、本科成绩、学历学位证明、推荐信两封。简单的很嘛。参考蒙特雷速推的案例,老夫就本着半个月搞完的预期值开动了,没想到一动就是好几个月。

报名费理所当然是最容易的。信用卡号填一下就搞定了。开户,得到NYU申请平台账户一枚。NYU的计算机化程度很高,连招生平台都是外包出去的,由第三方公司管理运营。开户之后就能看到自己的所需材料,以及目前的提交和完成状态。

本来以为推荐信最难,但没想到的是接下来完成的就是这个。多亏NYU高度自动化的平台,提交推荐信超简单。只要在账户后台填写两个推荐人的信息(名字、工作单位、职务、电子邮箱),NYU申请平台就自动发邮件通知相关人等,推荐人按照指示在线提交就行了。

理论上说,托福成绩应该是次一等简单的。因为都考完了嘛,直接让额外邮递一份成绩就好了。但是万万没想到,整个申请过程中就托福成绩最费劲。可能是天灾人祸吧,这成绩我寄了一份就没回音了(100多块打水漂),又寄了一份又没回音(又100多打水漂)。咱虽然不差一百二百的,三天两头这么往里扔钱时间长了也受不了。后来无奈,问招生官说你看我寄两份都能连着丢,咱能不能先收个托福成绩上网查询页面的截图凑数,真要是把我录取了再继续给你邮递原件,或者我亲自带去啊?招生官人很好说话,说OK。于是乎直到今天老夫的托福成绩还标着“非官方”字样- -+

成绩单和学历学位这一步也碰到了完全没想到的波折。之前在蒙特雷,校方二话没说,只要是寄来盖着公章的东西照单全收。但NYU这边审查极为痛苦。首先是托亲戚从大连拿回来的成绩单寄过去居然被列为“非官方材料”。愤然写信质问,被告知学校方面无法确定东北大学在中国究竟是怎样一所学校、颁发的学位是否有价值、本科课程是否达到与美国本科相当的水平。为了让非官方变官方,校方建议去WES(wes.org)等专业教育资格鉴定机构做一份学历学位和成绩单的评估报告。WES则要求申请人在缴纳服务费之后到中国教育部学历认证中心做以上三份文件的英文认证书。具体步骤基本是这样的,在这里说一下以供其他有类似需求者参考:

  1. 到WES网站开户,选“course-by-course evaluation”服务,连服务费带报告邮递费等一共249美元,用信用卡支付没障碍。这个评估一般是7天完成,但是也有3天和当天两种加急选项。其实7天就已经很快了(参考等一下将要提到的天朝效率),没必要加急,而且加急费相当贵,3天加100美元、当天加195美元。
  2. 按照WES提示,将学历学位证书的影印版邮递一份过去。这个简单,老夫把扫描文件发给纽约的朋友,那边直接打印出来寄了。
  3. 按照WES提示,到中国教育部学历认证中心为学历、学位、成绩单三份文件申请英文版认证。这个过程比较简单,先去认证中心(cqv.chinadegrees.cn)在线填表,申请两项服务,第一是学历学位认证,第二是成绩单认证。然后网银交款,邮递材料。学历学位认证只要提交这两个证书的复印件即可(每样2份),成绩单认证则最好附上一份学校盖章的英文版。如果没有英文版成绩单,我记得认证中心也有翻译加认证服务,就是多收钱。如果您也是北京的,而且一样信不过邮局和快递,自己跑一趟也成,就在王庄路上,坐地铁挺方便的。
  4. 教育部认证中心的效率就那啥了。正常速度我记得是20天能处理完一份,所以说加急(5天完成)非常必要。加急手续是这样。先搞完网上申请,交完款,确认资料已经收到了。然后打电话给认证中心,报上申请号,问问能不能办加急。对方查半天,说能办,这就成了。再登录认证中心网站,您就发现自己账户处于欠费状态。走网银把欠的加急费交了,大功告成。
  5. 坐着等吧。教育部认证中心做完了直接把材料发给WES,WES把剩下的评估做完了直接发给学校,没有任何一件事您能插上手。

这个环节还出了点乱子。就在WES通知说“您的评估报告已完成”的当天,飓风Sandy来了,快递什么的不用说了直接瘫痪,连NYU SCPS貌似也被原地干掉了,网站无法访问,招生官邮件设为自动恢复,说学校严重受损。
等到评估报告终于送到NYU,招生官好像已经对我那拖拉N个月的缓慢申请失去耐心了,不断催说赶快,现在凑齐资料说不定还能赶上春季学期哦!您催,我自己也不想那么慢不是么……

终于啊终于,该凑的都凑齐了,招生官终于准许进行翻译考试。和蒙特雷不一样,这边的翻译考试貌似一定要等到材料全都交齐才能够开始。中间我曾经好几次明示暗示问反正闲着也是闲着,咱能不能抽空先把这个搞了,但对方一直不许。

在北京时间斯巴达开会的第二天、访问国外任何网站都极为费劲的那天凌晨,NYU的翻译考试题发来了。预约的考试时间是北京时间早0点到3点,接到邮件后回复确认开始计时,中间允许有15分钟的技术延迟。在家里远程考,在线查字典比较方便。但是3个小时,二半夜的临时请别人代工之类的怕是有点来不及。

战战兢兢地回信、打开附件,看题……

一段汉译英,一段500字的命题短文,完。

擦,您耍我呢吧……?仨小时?

经过反复斟酌、三遍校对润色,终于用掉了两个小时,交卷了。

过了24小时左右,得到学校确认邮件,说申请结果已经出炉,请登录NYU申请账户自行查看。大清早8点多挣扎着爬起来,心惊胆战开电脑查。结果居然是中了,2013年秋季汉英翻译专业硕士研究生录取。请填写报到表格,并交纳300美元学费押金以占坑。

打死没想到这么快。一则估计2013年秋季学期报名高峰还没来,二则是不是这几个月来招生委员会的各位已经把我那份卡在那里一万年的申请文书都看烂了……

通过这次尝试,我发现了一个事情。美国大学不是那么在乎本科成绩,尤其是报考的硕士研究生专业和本科跨越幅度比较大的情况。本人是计算机专业本科,死程序员出身,而且本科成绩极差。翻译考试的前一天在信箱里收到了WES来的航空信。因为知道自己本科成绩超差,我就没让WES给我发留底的评估报告副本,没想到他们还主动给寄来了。拆开一看,满篇都是C,最后折算出来GPA只有2.5。要是光看分数,这个GPA恐怕去哪都是死路一条。

美国大学招生貌似综合考虑各个方面,哪个都不是唯一标准。GPA固然重要,但是如果实在不咋样,还有后面几关能够补回来。托福分数是一个机会,虽然中国考生有各种填鸭大法顶分数、显得成绩不值钱,但是我那个机考115分应该多少还捞回一点面子。再就是推荐信,找靠谱的推荐人很重要,而且要注意看看推荐信里都什么内容,要确定他们给你说的好话能说到点子上。再就是个人报告中的“学习目的陈述”,这东西写起来超费劲。本来只要500单词左右即可充数,我写了1000出头还没打住,生怕自我表现不足。这个东西的写作有几个要点:

  1. 不卑不亢。语气不要太谦虚,西洋人不吃这套传统美德。不要写得像日语一样。
  2. 条理分明,要有层次、有逻辑、有展开。
  3. 要适当的拍马屁。为什么就要选这所学校?非得NYU吗?要学翻译你上蒙特雷不行吗?要喜欢纽约市你去报哥伦比亚不行吗?得摆事实讲道理,证明“爷非你不嫁啦!”
  4. 这不是选秀,卖苦情没用。要使劲推销自己的优势。拿我自己当例子。我本科成绩低,明摆着的事,就先跟你说明白了。然后话题一转,说因为我大学念错科,不信你看我编程类课程成绩烂,但英语日语都很高嘛。洒家就是为了纠正N多年前那个错误,经过漫长的曲线救国,在翻译业内摸爬滚打十年,就为了换个专业。十年来口译笔译全干过,游戏本地化视频字幕组都混过,给杂志也干过给出版社也日过,现在闭关遇到瓶颈,需要找个明师开导啊!
  5. 一些容易被中国式思维忽略的内容:你将来的志向是什么(美国人不鼓励为念书而念书)、想通过这段教育履历得到什么、学校招收你之后能够得到什么(学费不算,说说你能给学校贡献哪些学术和社会影响力之类的)。
  6. 全文一定要有中心有主线,不要想到一笔写一笔。这不仅是招生官读着费劲的问题,更关系到申请者自己的写作水平。一个翻译,要是用目标语言(汉译英专业,目标语言是英语)写作连行文流畅、逻辑分明都做不到,就别玩了。写完了勤看勤改。要么您先用中文打好主干结构,然后用英文照着写。
    所以说学校要求的各个指标里有一项丢人了还没什么,总能通过其他的补回来。另外可能没事多跟招生官email聊一聊加深印象也有帮助?

另外在个人简历里我附上了平时供稿的两家英文科技媒体,以及我公司的博客。说不定招生官也会脑袋短路跑去点PDF文件里的超级链接……

总之就是这样。汇报完毕,希望能够对同道中人有一点帮助。

I’ve been troubled by this funny phrase in the Bible (Chinese version) for many years. Not until a few minutes ago did I finally decided to figure how to make some sense out of it.

In John 15:4 (Chinese version), it says this:

“你们要常在我里面,我也常在你们里面。枝子若不常在葡萄树上,自己就不能结果子;你们若不常在我里面,也是这样。”

Translated, it means:

“You must always live/exist (physically) inside me, and I must you. If a branch is not always attached to the vine, it can’t bear fruits. Similarly if you don’t always live/exist inside me.”

This is extremely disturbing. Jesus is a man, or mostly a man, and believers are human beings. How could a human be, literally, INSIDE another human, except for having sexual intercourse or being pregnant? I’m not doing either of those  to Jesus even if for the love of God or whoever.

So I check the King James Version of the Bible, and in John 15:4 it says:

“Abide in me, and I in you. As the branch cannot bear fruits of itself, except it abide in the vine; no more can ye, except ye abide in me.”

The key here is “abide”, not “in”. “Abide” could have several meanings in Chinese, including “to be together with”, “to persist”, or, in the problematic translation of the Bible, “to live (in)” or “to exist (in)”. The translator happened to pick the most improper meaning decades ago, and later his translation was eventually appointed as the authenticate copy for Chinese Christianity.

This is not much of problem in theory, consider back then the Chinese language was quite different from its shape today, and there was no such advanced English education. However, in practice, the mistranslation managed to create a major problem in, for lack of a better name, “Chinese Christian divinity”.

Because “abide in me” shows up in the New Testament quite frequently, the Chinese ministers when preaching do have to explain how come Jesus could physically go into a believer and reside there. Over the years I’ve heard several different theories, and none of them sounds satisfying enough. Here is one example I just found on the web:

http://woaiyesujidu1314.blog.163.com/blog/static/168523447201127742262/

The author argued in Chinese that Jesus was brought back from death by the God, as a spirit. And in Greek, “spirit” shares the same word with “wind/air” (I don’t know if that’s true, honest). Jesus = spirit. Spirit = air. Consequently Jesus = air. That’s math for you, amen. Thus solves the problem how Jesus could be INSIDE one: as a human being, one has to breathe in order to sustain life, and breathing is nothing but taking in the air, and the air is Jesus, so Jesus is inside you. QED.

I appreciate the determination to go so far in order to prove something that’s not even a problem. But is this necessary? A whole debate in divinity just for a mistranslation? Why waste breath on this? To waste breath is to waste air, and to waste air is to waste Jesus. Shame on you ,sinner.

Thus my point is very simple: the Chinese Bible should be retranslated, by proper people, in proper modern Chinese language. That’s it.

And for the record, I’m a Buddhist, honestly.

[End]

话说橘子是个热爱思考、热爱寻找隐藏物体游戏、思维活跃的好少年。整个事情就从一个时态问题开始。橘子洗澡出来突然问我说“我父亲认为如此”的“认为”应该用think还是thought,我答曰一直认为如此就是think、原本认为如此现在改口了就是thought。然后橘子又说“我父亲生前认为如此”不是也用thought吗?之后她就纠结了,觉得这个事情极不科学,关系到父亲死活的大事怎么能用同一个时态呢?不是很容易让人误解吗?(我:orz,父亲死活的大事也没人会试图用一句话里旁敲侧击带出来啊……)

于是话题就这么扩展开来,从死爸爸活爸爸演变成英语的二义性,继而扩展到一词多意在实际表达里可能造成的问题,然后扩展到大鱼出品的《神秘视线》(Mystery Case Files)系列寻找隐藏物体游戏(经常利用名词歧义给玩家制造难度),然后就一发不可收拾,她就编出来了个剧本……

剧本的名字叫……《工科教授之死》,是一出推理悬疑剧。剧情大抵是这样的:

城市里发生了一起杀人事件,一个老年人死了,死因是“death by vampire bat”,伤口是几个细小的出血点,就像被蝙蝠(bat)咬出来的。大家都说:“啊,一定是吸血蝙蝠干的!”哪知道他们错了!这是歧义!原来凶器是吸血棒球棒(也是bat)!

至于为啥棒球棒可以吸血呢?是这么来的:棒子前头有针头,里边中空,因为教授住在一楼,凶手就拿这东西从窗口探进去戳中脖子,猛吸血液,就这样成了。

同时房间里还有东西失窃了,是“diamond”。你以为是丢了钻石(diamond)吗?其实是丢了一副扑克牌里所有的方片(也是diamond)。[橘子:哈哈哈哈!] 旁人可能纳闷说扑克牌有啥可偷的,这就外行了。说起来这副牌里的方片标记都是用钻石打磨出来的,嵌在纸牌里,价值连城。就这样,你以为丢的是diamond(钻石),其实丢的是diamond(方片),然后这个diamond竟然真的就是diamond。[橘子:圈套里还有圈套啊!]

至于一个教授为啥有这么名贵的纸牌呢?这教授是个工科教授,才华横溢,发明了一种全新材料。他用新材料做成一件自己的爱物——一个pipe!而纸牌就是找到这个pipe的关键。你以为他做了个烟斗(pipe)吗?错!他做的是根水管子(也是pipe)![我:什么怪人会拿水管子当爱物啊……]

接下来根据坊间传言,教授之死与性生活不检点有关,涉及强奸(rape)。实际上完全不是如此,警察局验尸发现所谓的rape其实是油菜(也是rape),也就是说教授死于油菜提取物过敏。西洋地界油菜不常见,教授也没机会接触,怎么有人知道他对这个过敏呢?原来教授年轻时曾经来华支援建设,在旅行期间不小心吃了一次油菜,引发过敏,差点丧命。通过这个事情,他才知道自己有这么一种过敏症。那么凶手一定与教授是老交情,或者和教授的老朋友交往甚密,在吸血棒的针头上擦了油菜提取物,一刺之下教授就挂了。

至于后续如何,因为我不肯给橘子提供其他单词,就没有下文了,不然还能往下编。等啥时有下文了咱们再见分晓!

[更新]

昨晚阿基米橘在浴室里大发灵感,把这个剧本最初的发端完善成了一个说得通、靠得住、有张力、有深度的版本,是这样的:

试想欧洲某国首都正在举行世界顶级的科学家论坛,来自各个领域德高望重的科学家前辈和新锐们齐聚一堂,展开了长达数日的讨论与交流。其中有一位研究某神秘金属物质的教授在这个课题上已经花费了几十年的心血。他觉得自己的方向没有错误,但苦苦见不到胜利的曙光,正满心焦虑。一天夜晚,他就在宾馆的花园里散步,希望能找到一些灵感。突然,月光下他看到有一位青年正在公告栏里看有关大会的文章报道。偏巧这上面就有针对他的科研项目的一篇文章。那青年沉默许久,幽幽地说了一声:

My old man thought so too…

青年转身离去,教授大吃一惊!!!!!!!!因为他看清了青年的脸!!!!!!!!

他竟然是这届大会特别邀请的嘉宾,代替他父亲领取某个终身成就奖项。而他的父亲就是冶金领域中泰斗一样的人物,是传奇中的传奇!只是若干年前就已退休,在某国乡村过着闲云野鹤的日子。传说他还在坚持研究,只是研究成果从不告诉世人。教授听闻如遭雷击:难道说我的方向错了吗??他之前倒是听说过这位前辈也在进行与他类似的研究,也看过他的论文,发现与自己的想法颇有相似之处,因此坚信自己走在正确的道路上。可是为什么是thought?!难道错了吗?难道前辈后来在研究中发现了新的方向?!!!

……

……

其实这位教授的身世也颇为可怜,从小就备受虐待,还受尽世人的歧视(他是犹太人)。因此,虽然他绝顶聪明,偏偏有个弱点,就是极为敏感、自卑。这下陡然受到冲击,大会也不参加了,连夜飞回祖国以色列,焚烧全部研究手稿,喝的酩酊大醉,决定从头再来。但是新的方向进展也不顺利,实验一再失败。教授的整个人都要崩溃了。偏巧这项研究还跟美国军方有关。由于多日不见进展、资料全被焚毁,军方派人前来拷问:可是收了别国好处,想要撕毁协议?幽暗的刑讯室,教授一声惨笑,将那晚的事情细细道来。不了军方负责人拍案大怒:“别人不知道,我们还不知道吗?你说的那位老前辈隐居的当年就挂掉了!只是一直秘而不宣罢了。”教授闻言大惊失色,大呼“英语误我”,遂自杀而死。

实验也失败了,导致以色列与美国关系恶化。美国坚信其中定有内情,中东局势更加紧张,石油价格一再上涨,中国发改委又提价了,飞机又往下掉了。这就是英语引发的绝世惨案。

阿弥陀佛……

我觉着我快死了。最近一个月我基本是连滚带爬撑过来的,之前从来没把日子过得这么充实过,实得都往外冒了。我干了个比较畜生的事,一个月内,从彻底小白、毫无准备开始,力求赶出来一份留学申请。说实话其实这不算多大个事,现在留学那么普遍的,而且大家都是一次申请一批学校,我这死瞄着一家的,其实也不算啥。主要是就我个人来说这段日子实在毕生难忘,从来没有过这样的穷折腾,应该记下来。

那么咱们开始按时间顺序说。

4月10日/4月11日

我也说不好究竟应该算10日还是11日,总之大概就是10日半夜、11日凌晨左右的那个当口,我暴走了。工作调动签证办理进度极为迟缓,北京恼人的夏天又要到了,最重要的是我突然意识到自己再过不到一年就要30岁了。尼玛,30了,一只脚踏进中年的门槛了。于是乎我决定做点啥,这个“啥”就是留学。

说干就干,马上我和橘子就满网络搜索,寻找美帝靠谱的学校。我们琢磨着要找个像样的翻译学院,但是发现美帝总共就没有几个翻译学院,其中最好的差不多就是蒙特雷国际研究院(Monterey Institute of International Studies,MIIS)。橘子早就给我推荐过这个学校,那现在就没啥好说的了。进一步搜索之后发现翻译学院基本每年只有秋季招生,不像其他专业一样一年两次。也就是说,在我半夜开悟暴走的时候,各大学院的2012年招生要么已经结束,要么即将结束了。我勒个去。那么马上调整战术:既然MIIS招生貌似还没有截止,那就放弃其他所有学校,用全部精力、以最快速度死磕这一家。

于是我们就抓紧时间开始行动。至于从哪开始,我们是一点概念也没有。本人从未跟留学神马的打过交道,最接近的一次就是大学快毕业,想申请留学美国,结果被个不靠谱的王八中介建议先申请加拿大读个GBA(我还读Xbox呢),然后工作,若干年后拿到加拿大国籍,之后再申请美国学校。擦,爹是找你帮忙申请留学,不是给我规划人生养老送终。当时考了个托福,然后就不了了之。眼下正儿八经申请学校,真不知道从哪下手。在MIIS官网上观摩半宿,发现申请这学校的口笔译类翻译硕士基本需要以下几样东西:

  • 个人简历一份
  • 学习目的陈述一份
  • 推荐信两封
  • 学历学位证明
  • 本科成绩单
  • 托福考试成绩(总分100以上,写作23以上)
  • 完成MIIS自己的语言水平考试(无监考)

而此时本人的情况是:计算机专业毕业,工学学士学位,英语水平大学六级,其他啥认证没有,土八路干了九年的软件游戏本地化、英语笔译、会议活动口译。至于MIIS需要的东西,俺是一样也没有,简历都是多年未曾更新的,而且无针对性,需要重写。

那么咱就开始吧。东北汉子别的品质没有,行动力那是钢钢的。什么造成多大伤害、住院多长时间、能不能判刑那都是后话,咱一般考虑的是甭管咋,先把丫撂倒再说。瞧瞧那几样文档,最快的貌似是学校自己的语言水平考试。于是就发了邮件索取考题。这是第一天。

4月11日

睡一觉起来我们觉得自己瞎摸索可能也不太行,毕竟时间那么紧迫呢。于是11日白天我们就跑了趟海淀,造访了某某知名留学中介,看看他们能不能帮上忙。一去不打紧,发现留学中介这个事情挺扯的。他们说提供的服务无非就是那么几样:代选学校、代联系招生官(说跟招生官熟,闲杂人等写信都不回应的)、代写学习目的陈述、联系MIIS的在校同学帮忙指导、代翻译成绩单等等。尼玛,全都是我自己一两天就能搞定的事情嘛……收费还吓我一跟头。这么点儿破事儿,从签约到备齐手续资料是第一期,收费5万;得到MIIS录取通知书算是第二期,费用根据学校下菜碟,因为学校名气不大,便宜一点算3万。请人办一堆自己完全力所能及的事情就要8万……钱有没有这么好赚啊?

然后那啥,MIIS的招生官其实和善得很,写信就给回复,而且回答极为详细,对我发出的若干傻布衣问题也一一解答。所以说这方面别信中介的,自己写了信才知道。

末了中介说我肯定赶不上MIIS的2012年招生了。那么我和橘子就回家了。咱就闷头自己搞,看能不能赶得上。

回到家里发现MIIS的语言测试卷已经发来了,分书面和口头两部分,测试申请人的A语言(母语)、B语言(第一外语)、C语言(第二外语,没有可以忽略)能力。具体考题咱就不说了,仁义一点,不给人招生工作添乱。总之书面就是A译B、B译A、A语言写简短议论文、B语言写简短议论文、将B语言的一大篇文章大意用A语言76字以内概括、大概就这样。口语考试包括朗诵A语言文章、朗诵B语言文章、用A语言即兴进行命题演说、用B语言即兴进行命题演说,神马的,自己用麦克风录下来存好。我这人晕麦克风,跟活人聊天还好,对着电脑说话就提不起来感情,结果被橘子反复呵斥说朗诵得死气沉沉,还各种磕巴,中文演说也是,跟机器人似的平着声音说到尾。重录了好多遍,怎么录都是半死不活的声音,顶多是少磕巴,反正最后就那么录完了,把两份考试结果都发给学校了。一边考试一边抽空给橘子熬中药,拖拖拉拉弄了一夜,交卷时已经是4月12日早上8点左右。

4月12日

当天就收到了学校的回应,说我还没有交报名费,不能给评估考卷。卧槽,orz。那么我就赶紧跑去MIIS网站开了个账户。没曾想光注册还不行,必须首先提交简历和求学目的陈述才能完成账户创建、进入缴费步骤。咱就赶吧,花了半宿慢慢回忆我那伤痕累累的青春,仔细梳理了一遍学习工作经历,从零开始写了份简历。至于求学目的陈述,我就自由发挥了。这东西本来就是个人陈述,谁也没说非要搞啥模板。两样凑齐了,交了50刀,终于创建完账户,考卷被受理了。

不过很快我发现网站上说这个考试*可能*抽查进行,也就是说指不定要不要考呢。我自己上杆子凑热闹先给考了……反正也弄完了,就当我是积极主动热心向上的四有新人算了……

这一天搞定了3件,剩下托福成绩、学历学位证明、本科成绩单、推荐信还没着落。

4月10日至此都没怎么睡过觉,很累,但是无名火甚旺,一直处于暴走状态。

4月13日

报名托福,北京考位全部爆满。但是咱东北汉子不怕,就算去青海考咱也一路踏平过去。附近搜了一圈,石家庄还有考位,就报了5月5日的考试。

刚报完名,收到MIIS招生官回信,回答了我巨傻布衣的一个问题:“请问,MIIS网站上说2012年秋季招生到5月15日截止,也就是说我现在还可以提交申请,对吗?”人家答曰“对。”

擦,真的是5月15号截止,那么就有一个好消息一个坏消息。好消息是我有一个月的时间可以挣扎;坏消息是5月5号考托福,15号肯定出不来成绩。我还很傻很天真,以为托福成绩出来了就等于提交了。后来才知道要等ETS把成绩单邮递给学校才算数。

那么咱就继续暴走。马上出门去银行存钱,回来又交了600块,把刚刚报名的考试改约到4月22日,那么我有一周的时间备考。

4月15日 – 4月20日

15号买好了票,和橘子俩人21号去石家庄。然后就开始了地狱一样的备考。

说是地狱不是因为备考难,是因为太尼玛费时间了。我干脆别的都没干,把Barons那张模拟网考的光盘给做了一遍。这尼玛玩意儿,阅读一套下来一个多小时,听力碰上加试的又一个多小时,口语写作的时间咱都不算了。主要是爹还有正经工作啊!

就这样,一边忙工作一边做模拟题,一天一套,19号做了两套。因为做题太费时间,这段日子基本过得日夜不分。

说起来托福复习和考试,总结一下心得。首先别怯场。托福这玩意儿挺简单的,就是检查日常英语使用能力,还不如高考英语难。听说读写四个部分基本要点我觉得是这样:

阅读:没啥好说的,懂就是懂,不懂就是不懂。有一个事情要注意,不要因为做Barons真题错误率高就灰心丧气。这破玩意儿答案有错的,尤其是插入句子和分组归类这两种题型最容易错,前者的“标准答案”有时候跟它自己的解释都对不上号,后者的答案则有时候出现错位串行的问题。你做真题有错不代表考试也有错,要淡定。

听力:做惯了口译交传的应该没什么压力。我觉得不用记笔记,记了反而容易分心。反正对话的技术性内容比如数字、日期之类绝对不会考。

口语:自己练练,熟悉一下题型就好了,反正电脑模拟也不会给你评分。

写作:同上,反正没有评分,看看题熟悉一下套路就好了。

这期间顺便和老板娘谈了谈,和如今在奥地利使馆工作的某前主管也说了一下,从两人处各获得推荐信一封。

4月21日

赴石家庄,住考场(河北师大新校区)附近。环境比较恶劣,全是卖建材和汽配的,连像样的吃饭地方都没有,算来算去相对比较能吃的居然是大学食堂。酒店也很诡异,门口一个比我还高的大音箱猛放各种怪歌。反正第一天来了找到考场,就住下了。吃不好,睡不好……

师大的同学们你们辛苦了,这学校附近也太邪门了……

4月22日

起大早去考试了。我貌似自己独霸一个考场。可那个考场人太少了,老师把我并到隔壁考场去了,orz……本来以为这没啥,后来发现挺吃亏的。口语阶段的考试场面非常混乱,同学们多大嗓门儿的都有,Chinglish口音的也有,杂音极大。这东西可是在家做模拟题的时候模拟不来的,当场我就呆了,这辈子哪见过这架势啊。说话经常被打断,或者一边说着一边就被前后桌给引分心了。并考场害死人阿……

总之就考完了,阅读无感、听力无感、口语感觉很差、写作感觉超级好。

考完出场的时间居然比预料的早很多。橘子也退了房,我们就赶紧逃离石家庄,回家睡软床、吃好饭去了。

4月23日

已经日夜不分地混战快两个礼拜了,短暂休整一天。刚好这天两封推荐信一起发到了MIIS的招生办。

目前还差托福成绩、大学分数、学历学位证明。

4月24日

再次投入战斗。晚间上了火车开赴大连,回学校找证明和成绩单。

4月25日

到了大连,住学校旁边,大连理工北山的新新宾馆。七八年没回来过,没想到宾馆破成这样……

到学校,原本的“东北大学东软信息技术学院”现在已经改名为“大连东软信息学院”,和东大脱离关系了。这样可能就很麻烦,因为我毕业证和学位证是东北大学发的,申报MIIS的时候只好按证书写的东大。这要是跟学校对不上岂不麻烦……

没想到学校档案室居然还有老公章。给我出具了双语的学历学位证明,但是成绩单只有中文。老师说让我自己做个英文版,回来她给盖公章吧。于是我就去大学时代第一次包夜的网吧(还在呢!),苦逼兮兮的找了台脏电脑,别人热热闹闹打游戏,我闷头一行一行翻译成绩单。末了在网吧门口打印店里印出来。总共用了俩小时。

回学校,发现老师不在。尼玛哪个脑袋缺弦的想起来把学校盖山上……其他老师说她下山了。打电话到山下,答曰公章没带。问下午啥时回来,说风太大了不想上山了。orz,那就明早盖章吧。

晚上和寝室老四吃的石斑鱼锅。谢谢四哥四嫂款待。基本一夜未眠,一方面长时间暴走有点神经衰弱了,一方面宾馆那床太难受。

然后成绩单比较愁人。一方面我真不是学计算机的料,一方面我们学校当时老师以打低分为荣。我有时候大学英语70多分也能排到全系前几名。最终必修课平均分73。只希望学校能够考虑到我申请的是文学硕士,和本科课程完全不相干,能够酌情放宽了……

4月26日

天气晴转,上山找了老师,盖了章,把所有东西用信封装好,两边封口盖章表示未曾被拆。然后我自己找了个邮政EMS给学校寄出去了,娘腿,一个信封的东西寄到加州就要180多块???以为爹没见过世面啊?我从亚马逊买1000多页的大部头,寄到国内也没有这么贵好不好?

到姑姑家吃饭,晚上7点又上火车,马不停蹄赶回北京。

4月27日 – 4月30日

继续暴走,不过不是申请学校,是工作。这点事已经耽误我工作很久了,开始拼命赶欠的债。

5月1日

MIIS账户状态更新,表示已于5月1日收到我的成绩单和学历学位证明。180块总算没白花。

同时网上已经公布托福成绩了。115分,阅读30、听力30、口语26、写作29。口语果然败了……

本来以为这就已经完事了,但是MIIS申请档案仍未完成,最后一个空档是托福成绩。刚才说过,我最初一直以为网上出分就可以了。实际上要等ETS的成绩单送到学校。上网查了一下,关于这个成绩单要递多久众说纷纭,短的一周,长的仨月,最离谱有人说曾经有2007年考试的成绩单2009年才送达。我干……

离招生截止还剩13天,我的申请档案能否如期完成很不好说。

5月2日

可算是休息了一天,理论上说我能做的事情已经告一段落了,除了那个没准的成绩递送。

5月3日

本来还想休息,结果有事儿要跑一趟秦皇岛。半夜躺床上越想托福成绩的事越焦心,无奈之下写信给招生官,问能不能折中一下,我先给发一下托福成绩页面的截图,好歹把手续都补全,然后让ETS的成绩单在路上慢慢跑去,反正迟早都会到。招生官人很好,说OK。只不过我手头没电脑,没法截图。

5月4日

秦皇岛的事情搞定,立即买票回京。晚9点到家,立即开托福成绩页面截图,发给MIIS。对方表示收到文件。

至此,神风特工队一样的突击留学申请正式告一段落。南征北战,已经快一个月没睡过一个安稳觉了,颇有神经衰弱的趋势。剩下的就全看天命,学校表示等5月15日招生截至后开始评估申请人档案,再过二到四周有回音。尽量平常心慢慢等吧……

回顾整个过程,我觉得还是挺死而无憾的。动手就晚,时间还紧,能赶完这么一所学校的申请已经算可以了。要是能被录取我能活活笑死,太扯了……

末了就是告诉诸位,别太听中介忽悠,自己能做的事情还是自己做,最起码心里踏实。

本文是早先这篇博文的中文版,应老婆大人要求,说这么大的事怎么说也得双语。那么中文版就来了:

说是这样的,要告诉大家说橘子还在用功能手机,估计你们有的人都不信,说“得了吧,你丫手机玩得那么频,还能那么亏待老婆?” 怎么说呢,我也觉得实在太亏待老婆了,直到最近才给换上智能手机。其中来龙去脉如下文所述:

话说为什么要换呢,主要因为我实在看不下去了。我现在刷的是HD7,她用的是索爱什么型号来着一个功能机,每次把俩人手机掏出来放一起,我都觉得自己简直丑恶得跟黄世仁似的。这叫一个卑鄙下作,痛心疾首啊,一把一把抓头发,咣咣捶胸口。于是乎我再也看不下去了,就琢磨着管咋说呢咱还是给老婆鸟枪换炮吧。

之前也不是没提过这个事,主要是每次一提起来就被她推掉,说不要不要真不要。我一直以为是橘子特会过日子,不太在乎手机这回事,能省就省呢。这个有点犯不上了,好歹咱出来混了这么些年,虽然没啥大钱吧,买个手机还是没啥压力的。所以说这次必须得换,不择手段也要换。于是乎我就不择手段了。正好赶上我要过生日,我就说:“今年我给你换个智能手机,就算是我的生日礼物了,咋样?”

反正甭管咋样,被我软磨硬泡两三天,事就这么成了。开始挑手机啦。

话说手机也没有太多好挑的。webOS已经挂了,Symbian快要挂了,Meego刚出生就直接挂了,黑莓就是个笑话。要挑无非就三样:iOS、Android、Windows Phone。其中取舍判断大致是这样的:

  • 首先我们两口子都看不上苹果的产品设计。什么简约啥的是一点没觉得,主要感觉iPhone都长得一个样,一片大白、造型都差不多、到处是圆角。我是觉得尺寸和重量很重要,iPhone是给基佬用的。橘子喜欢颜色鲜艳、造型比较特殊的。于是乎iPhone家族就败了。
  • 然后是Android。话说我用Android那段日子没少被橘子笑话,原因很明显:一到关键急用的时候手机就掉链子,要么死机要么没电。用Windows Mobile的日子也是同样情况,而且我觉得Android就是换皮版Windows Mobile。于是乎她的手机待机得靠谱、不能死机、不能关键时刻突然冻结15秒啥的,平时卡顿1秒都嫌长。那么Android目前为止是不成了。
  • Windows Phone还可以,虽然应用少点吧,她不太在乎这个。而且一年多快二年了,她一直玩我HD7玩得挺high的,有个Accuweather、有一批益智类游戏就成了。稳定性没话说,从2010年11月至今死机重启不到5次,从来不卡顿,也不用刷机啥的。

我觉得这事挺靠谱的,毕竟橘子一直有拿我手机玩游戏的传统。我用UIQ她玩Legacy,我用Palm OS她玩Chuzzles,我用Windows Mobile 6.5她玩Bejeweled,我用Windows Phone以后她有事没事就拿我手机玩Flowerz还有几个连锁反应类游戏。这下一人一个了,不是挺好的嘛。

于是乎咱就买吧,商量了一下,决定买个第一代WP手机,反正现在便宜了。我们的长远目标是等叛逃以后跟AT&T签约拿个便宜的Lumia 900,或者如果到时候传说里的诺基亚“Prodigy”已经出了那就更好了。现在买这个手机里外里用不上一年,搞太新的也没啥用,先弄个入门级的算了。第一代WP就非三星莫属了,要么Omnia 7要么Focus。

淘宝行情很搞笑,Focus均价大概1300,然后Omnia 7均价1900。我勒个去,这俩机器里头不是一样一样一样的吗?不就是差个外壳吗?一个壳子值600?奸商坑爹有个限度啊,莫名其妙。但是橘子看了一眼造型说Omnia 7比较好。那得了,就Omnia 7了。奸商坐地起价加600我不爽,但得老婆大人一句喜欢,加6000咱也上。

于是乎就买了,但是卖家很那啥,买完两天不发货,非但不发货,而且在旺旺上说已经发了,还在淘宝物流那里填了个不存在的单号凑数,比预料的多等了两三天才到货。

结果万万没有想到的是,手机到了,橘子不换……

我是完全估计错了。人家一直说不想换手机不是省钱,是干脆就真的没想换。大屏幕啥的人家也不在乎,游戏需求也不高(老手机上一个麻将一个数独就玩得超high),功能机电池续航还长,换机在她看来真的没有必要嘛。不过买都买了,就使劲劝着换吧。我说智能机好,以后咱或者MSN或者微信,不用短信了,省钱;她说本来短信就没多少,没差多少钱。我说新手机游戏多;她说里头没有能换衣服的数独(那个Java数独能给人物买衣服貌似- -+)。我说智能机好啊,你打开People Hub就能看见我所有twitter更新、4SQ签到之类的了,监视老公这事儿多少女人梦寐以求呢;她说这么下作的事她不干。我说以前玩我手机上的游戏,现在你不用蹭机啦;她说继续蹭也无所谓。我说用这东西能免翻墙上Twitter,跟国际接轨;她说她连微博都不玩,Twitter更没兴趣。反正是无论如何都劝不动。更要命的是橘子恋旧,无意识地把所有用过的东西拟人化,说旧手机就被这么抛弃了太可怜了。我就orz……

那就因势利导,既然要拟人,就拟个大的吧。先劝她把俩手机一起带身上,算是让它们增进感情、方便新老班子交接。为了给Omnia 7在这阶段撑面子,我还特意给装了一堆东西。Xbox Live数独顶替“换衣服数独”,找了个台湾16张麻将,装上Accuweather啥的,还有平时在我手机上玩的一系列游戏。

这个阶段本来应该很快,结果带带拉拉一直到现在……双枪一段日子之后橘子说让我写个blog吧,还要双语版,写完了就彻底换机。但是现在口风又变了,说要把老手机里面那个数独的所有衣服都买完了就换。唉,男人不好当啊,干点好事都要遭受万般抵抗。我现在琢磨要不要上网找个数独解决器,开外挂刷分一夜之间完成任务……

Guess this won’t make it to the news. All you guys who know me must know that I’m sort of a geek, although I usually refuse to address myself so. And upon seeing the title, a number of you might even yell in astonishment “Wut??! Your wife hasn’t got a smartphone yet?”

Yes, she hasn’t got one until quite recently. And the process of getting her one makes a lengthy story by itself. That’s what I’m about to tell you about.

First things first: why, and why now. It’s pretty simple: I’m currently sporting a HTC HD7 (my I-don’t-quite-remember-how-many-th smartphone), and my wife a Sony Ericsson feature phone. Whenever we put our phones together, at home or outside, the sight makes me feel like an asshole. And the guilt only gets worse. So I’ve decided enough is enough. This is as good as time as any. This will be the beginning of the smartphone era for you, my dear.

Previously I’ve tried many times to persuade her into getting one, and the attempts non-exceptionally failed. I thought she’s just been trying to save unnecessary spending. This is not a problem. You know honey, we are not making a lot of money, but we are definitely much richer than, say, a couple of years ago. A bit fancy spending is totally affordable. Thus I’m trying to play hard this time. It was close to my birthday, so I simply told her “the birthday gift I want this year, dear, is a smartphone for you”.

No cry of happiness though, and no showers of kiss, just some refusal without much enthusiasm. But no worries. I can be a pretty persistent bastard when I really really want something done. After a couple of days she gave in. We were mercifully in the phone-picking stage.

When it comes to smartphones, we really don’t have a lot of choices these days. webOS was nice and all, and it died. Windows Mobile died, Meego died without really being born, and Symbian is dying. What? You say Bada? What the f*ck is that? The world is really quiet with only 3 players: iOS, Android, and Windows Phone. We laid out what we need, and made the analysis:

  • Neither of us dig Apple’s sense of beauty. Those small, white things with rounded corner every damn where do not appeal to us, seriously. I believe “size is power”, and a man’s gear should be black, big, heavy, with straight angles and spikes (steam punk preferable), and feels badass from the first look. On the other hand, my wife prefers bright color (NOT white) and inspiring design (her favorite being Sony Ericsson S500). This kicks all iPhones out.
  • She doesn’t tolerate stuttering and freezing and crashing in devices, not a bit. I’ve been frequently laughed at back in my Windows Mobile and Android days. For her, a smartphone should be instantly available under ANY circumstances save for flat battery. Even one second of freezing is too long. This wipes out all green robots.
  • There’s just one option left. And from wife’s response to my HD7, she’s liking it all right.
  • The stability of Windows Phone is more than fine. I’ve been using this baby since November 2010, and it never freezes, and has crashed less than 5 times so far.
  • The relatively lack of apps isn’t a problem to her, since she doesn’t need many. Mostly she just asks for a great app weather (Accuweather does fine), and some nice puzzle games (plenty of those in Xbox Live collections).

So I figured she should like it all right. I was pretty sure she would end up love smartphones, because she’s always been playing with mine, particularly games. For example, she has a lot of love for Legacy (on UIQ 2.0), Chuzzles (on Palm OS), Bejeweled (on Windows Mobile 6.5). And on my HD7 she’s been playing Flowerz and several chain reaction games all the time when we are in the subway or waiting at the bank. Would she continue rejecting a smartphone after she’s grown used to it? Hell no, or so I believed.

With the fundamental problem solved, we moved into the model selecting phase, which is rather simple. Firstly, our long term plan is to get out of China, sign contract with AT&T, get subsidized Lumia 900s, and upgrade to the rumored Nokia “Prodigy” if it comes later this year. There’s no point getting the latest model like Lumia 800 or Samsung Focus S. A first-gen WP device should do fine for an entry-level smartphone. And there are cheap at the moment. No hard feelings ditching them after a few months. The choices are pretty clear: either Focus or Omnia 7, Samsung anyway.

What I didn’t expect was the price. Samsung Focus is now priced about CNY 1,300 on Taobao, but Omnia 7 is 1,900. What the… Them two buggers are about identical inside, only in different casings, all right? I know Omnia 7 has more metal parts outside, but I’d be dead retarded to believe that’s where the 600 kuai gap came from. When dragged to the computer to compare the look, wife pointed at Omnia 7 and said “I like the look of this one better.” Now THAT justifies the 600 kuai. I’m willing to pay whatever to get an “I like it” out of her. Omnia we go!

Place the order, pay the bill. Smooth like butter so far. The vendor turns out to be less reliable though. Told us he’s sent the phone by courier while he actually didn’t. Took us half a week extra to get it. You might think it’s the end of the story, but in fact it’s the real start of it.

What happened next is that wife refuses to use the new phone. She doesn’t say so though, just puts it aside to collect dust. Apparently I made a grave mistake from Day One. It’s never the extra spending stopping her from getting a new phone. She really didn’t feel the drive for smartphone adoption. Why bother switching when the old feature phone is obviously smaller, lighter, and more power-efficient than ALL  smartphones out there? Anyway, the phone is already bought. We have to carry on. So I was like:

- Hey honey, don’t you think it great we can send messages with Live Messenger without having to turn on the computer, and the chat thread integrates with our SMS history?
- Why should we?
- Like… it saves some money?
- But we are not texting a lot. (Actually makes sense…)

- Yo, see these games all available to you now?
- No sudoku games with purchasable avatar items?? (Why should you want that…?)

-  Don’t you like it when you can just pop into the People Hub and see my tweet stream, and my 4sq check-in? You can get to know where I am, and what I’m saying behind your back anytime, anywhere!
- Why should I ever want to spy on you? (Thanks baby, I’m in tears…)

- Eh… Remember those games you play on my phone? Now you can enjoy them on your own!
- I’ve been playing them anyway. On your phone is fine. (…)

- It’s Twitter! Onna phone! Without the GFW screwing! Ain’t it great?
- But I don’t even have a Twitter account, and don’t want one. (You will, sugar, you will. Some day…)

Anyway, every trick of mine hit the wall. Apparently she agreed to get a new phone just because I insisted. Besides, as part of her kind nature, she has a habit of personifying things, and tends to cling to old things a lot. For example, she’s still keeping a lot of things from her childhood around. One reason why she refused to replace her phone is that she feels guilty “abandoning and betraying” the old one, which is still functional. This doesn’t make much sense to me, but I dig the feeling. When it’s put on the table, there’s hardly any way to argue against it.

Then we came up with sort of a personified solution: she carries BOTH phones with her for a couple of days, to make the two gadgets “get to know each other more”. And then, the emotional bound should be easier to deal with. To make sure the new boy performs better, I’ve bought some games for it, intentionally *avoiding* the ones I have got on my phone. The primary objective is to fully replace the pathetic game arsenal on her old phone, which includes:

  • Sudoku (replaced with an Xbox Live title, without avatar items, but has ACHIEVEMENTS!)
  • Mahjong (replaced with a pretty nice mahjong game, with voice over and stuff)

And I’ve got Bejeweled Live, Flowerz, Minesweeper, a couple of chain reaction games and such, hoping to enhance the phone’s likability. Oh, and of course Accuweather. So far as I understand, her needs for apps includes:

  • Weather apps with detailed data and great live tile updates.
  • Email. Technically this isn’t an app at all. It’s part of the OS.
  • And apparently nothing else, not even the Office suite came with the OS.

And her needs for games are:

  • Some puzzle games, relying more on logic than reaction time.
  • Apparently nothing else at the time being. We’ve got Xbox 360, PS3, PSP, Nintendo DS here. Counting the two 5-year old crappy PC, we have more than enough stuff to have serious fun. Phone games are really nothing but to kill some time with.

Luckily for me and the Omnia 7, she’s reasonably liking it after carrying it around (without a SIM card) like a PDA. The switching time is nigh. Actually it should happen pretty soon after I hit the publish button for this blog post, as this is what we agreed to seal the deal with. I blog about it, she switches. The weird thing is that I’m still feeling sort of like an asshole, not for mistreating my wife, but for forcing my will onto her…

This is just a start though. Windows Phone has a lot of cloud services baked in. I’ve got greater plans for when she gets more used to it, like:

  • Mobile instant messaging. Unlike many other Chinese families, we don’t use QQ that much. Live Messenger has been playing pretty big part in our life. This won’t be much of a problem, I reckon.
  • Cloud storage. There’s SkyDrive baked in. Don’t know what to stimulate her with though.
  • Social networks! Currently trying to persuade her into creating a Twitter account.

Let’s see what happens next…

团购京八件儿的遭遇

搞IT的有一阵子都流行说“What you see is what you get”,诨名儿“WYSISYG”。说着容易,实际上很多程序员动起手来根本就不是那么个事儿。本来想着这个UI这么这么做酷毙了,结果出来以后东西还是那些东西,放一起就丑得一逼。今天我们在花家怡园团购的京八件儿打开以后就完全和广告对不上号。

广告可参考大众点评团购页面:

http://t.dianping.com/deal/9958

每样东西都做得又漂亮又巧,每个还给配了首打油诗,就因为这个我们才买的。打开的样子如下,麻烦大家自己对号:

IMG_0018

这是鸟,不是人脚……

IMG_0019

这是鸡,不是公章……

IMG_0020

This is NOT an ass.

IMG_0025

And this is NOT a tit.

IMG_0024

理论上讲,这是朵花。

IMG_0028

Hey, Dr. Zoidberg!

dr-zoidberg

IMG_0029

最后以非常普通的碗糕和槽子糕收尾……

虽然人在北京,买的也确实是8件,而且每件2个,为啥我总觉得被坑了呢……

读者朋友们你们好。咱们又见面了。本来想写完1就撂挑子剩个大坑装爹玩儿,但是尼玛糟粕小说实在是给的一力接一力,一力未灭一力方生啊。在老婆大人的推荐下俺又啃了几个天地不仁生此怪物的糟粕故事,一肚子憋屈必须出来吐一吐。

今天首先枭给大家看的,你说巧不巧吧,又是庄秦庄老师。这一篇叫:

纸灯笼

这个故事结构很简单。说林奇家儿子幼儿园活动要红灯笼,林奇手笨不会做,就出去找人做,但这东西太冷门,只找到个做纸扎的铺子。铺子里有个怪老头说了若干玄妙莫名的话:

……美髯公一般的老者张口说道:“这位先生,请不要再说了。如果你真想买红色纸灯笼,倒不是买不到,也无需花大价钱,只要你心诚,我就马上为你做一个。”

“心诚?”林奇愣了愣,有点不明白这位美髯公的意思。

美髯公干笑一声,问道:“寻到合适的人了没?”

林奇不明就里,但他怕美髯公改心意,连忙答道:“寻到了,寻到了!”

“寻到合适的地方了没?”美髯公又问。

林奇赶紧回答:“寻到了,寻到了!”

美髯公点点头,答道:“好吧,过半小时你来取红色纸灯笼吧。”说完后,他便钻进了店后的工场。林奇松了一口气,却听到店后工场里隐约传来哪位美髯公的叹息,“唉,不容易啊,现在遵循老规矩的人,真是越来越少了……”

于是林奇就这么订了纸灯笼,拿回家说是自己做的。说来也邪门,第二天早上儿子就发起了高烧。打电话给一个叫阁楼【老家阁楼同学,您安息……】的朋友,对方听了经过对话后说保不齐老头子是给按冥婚礼仪做的灯笼,可别把林儿子给咒死了啊!于是兵分两路,阁楼去纸扎店说理,林奇送儿子上幼儿园。这一路上真是不太平,儿子总说胡话念叨“长胡子老爷爷,别拿枪对着我,我要去幼儿园……”, 然后阁楼也来电话说在店里被打了。好不容易挨到幼儿园,冤家路窄的,长胡子老头居然正在门口站着。两边一打起来,真相就露了水面了:

  • 老头为啥那么神秘地给做灯笼还问一堆问题?因为“我当然知道你买灯笼是为了布置新年教室,我所说的老规矩,就是学校让家长亲手做纸灯笼——我小时候,教室里挂着的也是我爸爸亲手做的纸灯笼。【中略一句】而且我还特意跟踪你们,就是想来看看幼儿园在什么地方,我想把孙子也送到这儿来。”
  • 林奇的儿子为什么会生病?“现在这季节,本来就是流感高发期。”
  • 所谓“老爷爷不要用枪指着我”是怎么回事?“这是我给孙子买的新年礼物,一把可以射水的仿真枪。对了,我一直开车跟着你们,你儿子一定是在后视镜里看到了我,才说了‘长胡子老爷爷不要拿枪对着我’的话吧?”
  • 为啥阁楼同志被揍了?“你那个叫阁楼的朋友去了我的店,就说要写文章诋毁灯笼铺,除非包个红包给他,金额还不小!哼,我们开门做生意,讲究的就是信誉第一,才不怕他敲诈勒索呢。再加上我那儿的小工,个个都血气方刚!哼!”

故事就这么完了。庄老师显然又犯了老毛病,但求奇绝辗转销魂十八式,不惮把“合情合理”甩到茅厕里。这点子确实不错,起初看着是鬼故事结果发现闹了乌龙最终大团圆结尾。但这前提是你得能自圆其说是不?

这个混账结尾明显有几个地方讲不清。什么流感什么红包这些都可以忍了。主要是……

  • 啥叫“当然知道”你买灯笼是为了布置教室?我没张口呢你能未卜先知啊?我买灯笼挂自己家门口过年不行啊?退一万步,我真是买灯笼回家搞冥婚不可以啊?作者你本人还一脸正经冥婚来冥婚去呢。
  • 小时候你爸爸就给你做纸灯笼你还不知道自己学校在哪,还得跟踪人瞧瞧幼儿园的位置?一段话没说完你就自相矛盾啊?我靠你别跟我说这城市所有学校都有过年要挂纸灯笼的习惯。真这样还真轮不到上你店里买了,早就是个产业了。
  • 你一个老头子一边开车还一边用仿真水枪指着前头的车?没死过啊?没让交警罚过啊?没让刑警追过啊?小孩看见的是长胡子爷爷“用枪对着我”啊,你显然是一手举枪一手握方向盘啊,本拉登版魂斗罗?
  • 在后视镜里看见你?要是孩子能在后视镜里看见你,孩子他爹一个司机必然更能看见你啊!庄老师你本人开车都从来不看后视镜的吗?

于是乎,一个悬念故事就在解释不圆的悬念中草草收场了。这个故事教导我们强扭的瓜不甜、强编的谎不圆、强憋出来的念不悬。琢磨着自己要耍砸您一开始就挑个难度低点的好不?

接下来这个故事和庄秦的有些类似,也是为了追求“奇”,干脆连人类逻辑都不要了。中间加上奇怪的描述和历史知识瘸腿,让整个故事有了一种很牛逼的气场。故事的作者叫莫争,题目是:

美术班七排七座

这个故事说的是某师大有个巨牛逼的高考美术进修班,说这叫一个牛啊,有上百年历史了,张大千和徐悲鸿什么的都在这里讲过课。有人说这教室闹鬼,指不定隔多长时间就有学生神秘失踪。这不是,女主角若蔷的同学风华(男)就在教室里失踪了。

有人说,风华一直暗恋若蔷,但追不到手,被纠缠怕的若蔷一怒之下误杀了风华,把尸体埋了起来。

病句且不论。误杀?若蔷姑娘你是神力王还是奥特曼啊?随便怎么样就能误杀啊?

然后说还有个橡树同学(男)和风华是朋友,也很纳闷这人咋失踪的。然后作者就荡开一笔说起来这美术教室的历史了。说修建就难啊:

高高大大的树木,从深山老林里一刀一斧地砍下,沿着溪流沿途飘下【注:原文就是此“飘”】。有些好的木材,被沿岸居民拉走了当棺材。剩余一些到了码头,就成了建设学校的好材料。

不知道是哪家大善人做好事不收钱,白砍树白往水里扔,谁来谁拣,拣剩下的再盖楼?这尼玛工程规划谁做的?预算谁做的?钱谁给的?监工谁当的?无组织无纪律无效率啊你们!

建教室的那一年,正是抗日战争最凶的时候。他们在炮火中建造着美术班,只为了民族不灭的希望。不时有脚手架上的工人被炮弹击中,高高地栽下来。

每一个座位几乎都有一段流血的故事。

………………………………………………

怎么说呢……

美术班和民族不灭的希望有啥关系?

话说“在炮火中建造着美术班”这话放一般地球人嘴里都是个虚指吧……

脚手架上的工人被炮弹击中尼玛怎么解释啊?

工人弱智啊站那里让随便打?

还是说美术班真好修啊大家坚持半小时就盖好了?

日本人的炮弹那么智能了能追踪单个目标啊?

一般炮弹不都是爆炸了用弹片伤人吗?

尼玛“每一个座位都有一段流血的故事”,那就是说整个教室的土地都被炮弹轰遍了啊。这就让人不由的好奇,这么密集的落弹,你这美术室到底是怎么建起来的啊?

最关键的是,作者可能是想这么写显得惨烈吧。你知不知道这个丧尽天良的描述手法看着一点都不惨烈,反倒好像这个啊:

AngryBirds_ScreenShot_Ingame_01

总之,日本人就杀进来了!

那一年,日军大举南下,国民党军队溃散大逃。许多学生被日军逼到教室里,强迫着脱掉衣服,举起双手,在那个放扫把的位置,日军的刺刀一刀一刀,一刀又一刀……

合着打炮都打成那样了日军的大部队还没到是不是…… 描述日本人残忍也要讲常识啊。确实鬼子有逼迫我国老百姓脱光衣服当活靶子,但是……

放扫把的位置算怎么回事啊?别的不提,日本人不嫌挤得慌吗?干,我要是鬼子我也要一次多捅几个啊,你说你这旮旯里能放几个?围鬼子能围几个?鬼子喜欢玩单挑啊?鬼子大屠杀动不动就放在江边那是有原因的你知道不?因为那地方开阔。按说作者把位置说的这么精确应该是暗藏玄机,你可能觉着放扫把这个旮旯闹鬼吧,那你就错了。后面的故事和扫把一点关系也没有。我们姑且认为作者很喜欢扫把好了。

然后世易时移……

日本人来了,日本人跑了;国民党来了,国民党跑了;红军在大山里转过来,转过去。转出一颗闪闪的红星。

唉都懒得说。

  1. 国民党早就来了,上一段作者你本人还说国民党在这里被鬼子打跑的呢。
  2. 红军是什么时候的东西?抗战结束以后还有吗?还大山里转?不会是早年走丢的队伍山中不知天地老,不知有汉无论魏晋吧?
  3. 闪闪红星?哥,潘冬子那是1931年的事儿,侵华战争爆发是1937年。我好像豁然开悟了,合着您这段儿是倒叙啊!您要说闪闪红星代表新中国那更离谱了。百度百科告诉您五星红旗上的五颗星代表共产党领导下的中国人民。您招了吧。您是把四万万同胞全吃了啊,还是把我党外加三万万同胞都吃了啊?反正怎么说也跑不了你个现行反革命了。

然后再荡开一笔回到现在。说失踪的风华同学晃晃悠悠回来了,转眼橡树同学又失踪了。然后日本来了个酒井老师讲学,再然后又来了个旅欧画家叫“欧阳我”的来讲学。有一天呢,这个欧阳我丢了:

第二天早上。

学校招待所的经理发现欧阳我先生的房间是空的!

欧阳我先生的作品一张就可以卖到数十万美元,被谋财害命的可能性很大。

要说这贼也是笨贼。他那画再值钱,他能捆一包随身背着啊?你要偷画害命也等两天,这位才来一天,现画都来不及,你谋个毛啊?不过这不重要,主要是紧接着作者这样写道:

经理立刻找到了校长,校长要拨通警方电话的时候,却看见欧阳我先生从酒井竣老师的宿舍走出来。

………………

这帮人都是猪脑袋么…… 你好歹四处找找再考虑“失踪”的可能性啊

介尼玛……哥拉稀了上厕所蹲半小时都能被报失踪啊……

继续继续。然后若蔷同学继续解谜,终于发现美术教室地下有密室,里边有好多被糊成石膏像的干尸,橡树同学也在里面:

“呃……”角落里有呻吟的声音。

若蔷提心吊胆的走了过去,“你,你是谁……”她颤抖着问。

“我,我是橡树……”他痛苦地回答,“我,我动不了……”

“橡树!怎么是你!”若蔷吃惊地发现橡树全身涂满了石膏,像一颗【注:原文就是这个颗】树一样立在教室的七排七座上。

“是风华,他嫉妒我们,以一起写生为名,欺骗我到了这里……”橡树的嘴唇也满是石膏,像贝壳一样一张一翕,痛苦地说:“你快出去,叫救援,我还能撑住……”

话说风华同学要灭口也利索一点啊,把人弄死了再糊石膏不是高枕无忧了吗?正奇怪的当口,人家风华来了,还狞笑着说了杀人动机,无非是狠橡树抢了自己留学名额、抢了自己女朋友,要报复。正当风华要给橡树最后一击的时候,酒井老师把他轰飞了。我就说早杀早利索嘛。

话说引用里面标红的那一段总让我想起来很多年以前999皮炎平的一个经典广告。年代太久,已经找不见视频了,大概描述一下内容是这样的:

【一个痒痒挠登场,有小胡子】:(瓮声瓮气)我叫不求人,你痒吗?找我好了,包你满意!

【另一个痒痒挠登场,有红脸蛋】:(嗲声嗲气)我叫老头乐,大家都喜欢我。(表情开始扭曲)

不求人:咦?怎么了?愁眉苦脸的,有什么事要求我啊?

老头乐:我、我乐不起来了……

【天降一管巨型999皮炎平将两个痒痒挠打倒】不求人+老头乐:啊啊啊啊啊啊啊!!!

旁白:(浩然正气)999牌皮炎平,专治【后边忘了……】

嗯,就是这样。

“这个地下的美术班,本来就是为了躲避日本人,而建立的秘密画室。”风华道:“以前的石膏雕塑全部都是用被俘虏的日本人做的!现在座位就快满了,刚好就少了那个教师的座位,那是属于你的!酒井竣!”

啥?刚刚还是仇杀加情杀,转眼就变成阶级仇民族恨了?作者你可不可以有点节操啊……

“呵呵,你们是我最好的学生,”酒井道,“可是也是你的祖先,害得我的祖父永远回不了家。他是一个伟大的版画家,可是来你们学校授课的时候,却莫名失踪,所以我不远千里来此授课,就是要带祖父的尸体回家,千辛万苦的这幅之后,终于被我找到了……”

每个人都有很奇怪的逻辑……祖父来授课?作者你自己不是刚刚还说这地方当年是日本人的屠场吗?只听说过给死人找牧师,没听说过找教师啊!然后我靠酒井先生,你是柯南吗?在日本光用想的都能推断出这么多机关玄机啊……

然后正当酒井要行凶的时候,欧阳我老师来了,顺手把酒井KO,还交代了一下心路历程,敢情这位仁兄是橡树等人的师兄,当年也发现了密室,并且为情所困,把好哥们儿和他女朋友一起做了塞在这个密室里。

我只是不想这样的灾难再重演,这么多年来,我流浪国外,一边创作,却始终忘不了心中的罪恶,我只能把毕生的积蓄捐出,建一栋新的美术楼,好弥补我的一点点遗憾……

观众们请把鼠标往上滚。我刚刚摘录过作者原话,欧阳我先生的一张画价值就有数十万美元啊。这楼到底造价多高,这个价码儿的画卖起来还得要毕生积蓄?你那钱让哪个慈善组织贪了?

总之就是这样,酒井老师挂了,欧阳老师走了,风华同学跟着欧阳老师走了,剩下橡树和若蔷同学凄凉怅惘地留鸟下来。欧阳老师的冤大头钱也到位了,楼也盖起来了。国富了民强了全面奔小康了,剧终。

于是乎俺累了,剩下的等攒一攒出个第三集吧。末了依旧是赠文赠画以寄之:

kie

《新说文》解,此字按六书属会意,亦可作形声解,音坑爹切。用汉语拼音标音则为“kie1”,虚字眼儿。

此字典出《右传》“隐公元年”一节:

书曰:“郑伯克段于鄢。”段不弟,故不言弟;如二君,故曰克;称郑伯,讥失教也:谓之郑志。不言出奔,难之也。

    遂置姜氏于城颍,而誓之曰:“不及黄泉,无相见也。”既而悔之。颍考叔为颍谷封人,闻之,有献于公,公赐之食,食舍肉。公问之,对曰:“小人有母,皆尝小人之食矣,未尝君之羹,请以遗之。”公曰:“尔有母遗,繄我独无!”颍考叔曰:“敢问何谓也?”公语之故,且告之悔。对曰:“君何患焉?若阙地及泉,隧而相见,其谁曰不然?”公从之,然见隧中复有老翁百许人。问之,姜对曰:“皆尔父也!”。公赋曰:“大隧之中,其母也一个!”姜和:“大隧之内,其父也甚多!”遂为母子并其父百余人如初。

后人遂造字“爹”,以表“家中诸父”。后因讹传,“爹”渐渐与“父”成为同义词。此事在《母羊传》中亦有记载。

上次好像有说到独乐乐不如与人乐乐,那么今天我们来剖析几篇典型的糟粕恐怖小说,让大家都看看风采。题目里有个(1)您别太当回事儿,加这东西纯粹是以防万一。万一以后哪天我没那么懒了,再写个续集呢?反正您也别指望别期望别盼望,咱就有一是一有二是二。

虽然都是短篇小说,俺也没那份兴趣全部手打。咱就用剧情简介+选段+评述的方式走马观花算了。

首先登场的是刊载于《怖客门》糟粕杂志(实为糟粕杂志《怖族》山寨同类杂志《怖客》出的“特刊”)2011年10月A刊的一篇,作者叫一翎,题目叫……

见死不救

这故事剧情挺简单的。说白了就是俩女学生,一个细瘦美的叫周楚楚,一个短粗胖的叫陈小燕。俩都是学画画的,陈比周画得好。周不爽了,于是趁着某天天气预报说晚上有大雷雨,专门约陈出门吃烤串儿。结果吃完就下雨喽,下得那叫一个大,陈小燕肥胖跑得慢,被雨浇死了(观众:尼玛坑爹也有个常识啊!)。后来周就各种不安,终于在一个下大雨的夜晚见鬼了。不过其实她见到的不是鬼,是陈小燕的双胞胎姐姐陈小飞(观众:卧操都什么年月了还玩双胞胎!),然后差一点被雨浇死(……),但是最后陈小飞良心发现把丫就起来了,剧终,领盒饭。

所以说你看糟粕是有灵魂的。只要你坑爹气场足够强,就算整个故事被概括到只剩下两断DNA残片,观众也能在嘧啶和嘌呤之间感受到无边囧气冲破屏幕颜射而来。但是介就完全不似重点,介尼玛故事的第一亮点是细节,遣词造句极为夸张,简直是放个屁就当大地震。一些选段如下。如需评注我就加中括号了:

【说浇死陈小燕那一段。时间:半夜。地点:学校附近烧烤摊。事件:下大雨了,两人没伞,往学校跑。】

那么大的雨,那么猛劲的风,地上的积水得不到及时排解,汇成滔滔巨流,在公路上横冲直撞,似乎要淹没整个城市。

周楚楚永远无法忘记,但公路变成一片汪洋的时候,行走其中是多么可怕的一件事,你无法判断每走下一步,脚下的路面是怎样的状况。

浑浊的雨水携着垃圾散发着令人作呕的气味儿,缠绕在脚下,恶毒地制造着悬念,危机四伏的感觉包围着周楚楚和陈小燕,让她们一路连蹦带跳,仓皇奔走,东倒西歪如飘摇在恶浪中的树叶,随时会被卷走一样。

这段。知道的是学校附近下雨,不知道的以为98年抗洪呢。现在确实存在很严重的内涝现象,而且很多城市都有这个问题,但是尼玛我能问一下这学校在啥地方吗?咋就这么惨啊?下个雨水都能积到“滔滔巨流”,具体巨到什么程度呢?都能在街上“横冲直撞”,这咋说不得有一米深啊?这苦逼到何等境界,红十字会建的希望小学都没这么惨啊!

然后不知道诸位注意到没有,以上三段文字一共只有三个句号

要说这个作者瞎夸张的习惯啊……反正拉出去判个什么侮辱社会主义建设成果、颠覆国家政权之类的罪名是不在话下了。接下来看陈小燕淋雨的那段:

回头看去,陈小燕的身影像雨幕中一个可怜的惊叹号,肥胖而笨拙地蠕动着,跟蜗牛似的慢,周楚楚忍不住催她:“你快点走行不行,这样淋会生病的!”

【中略4小段,大意无非是周楚楚决定自己跑回寝室算了,当然写得字字都带风雷之势】

到处都是肆虐的浑水,狂风暴雨变本加厉,肆无忌惮施强逞威,模糊着周楚楚的双眼,让她更加焦躁。她抹了一把脸,再看,还是没看到陈小燕的影子,她想回头看看,可好不容易走出这么远了,再要回去重新走一遍,她从心底发憷,算了,说不定陈小燕改走别的路了,随她吧!

这一段冒雨回寝室的桥段写得颇像红军强渡大渡河啊,只见那电闪雷鸣,雨水横流足足到了齐腰的高度啊!只见咔嚓一个雷,周楚楚脚边就被劈出来两万多米深的一个坑!狂风吹倒了大厦她不怕!暴雨淹没了广播电视塔她不怕!炸雷差一点点就把地球劈了个对穿她也不怕!此刻周楚楚心中只有一个目标:回寝室。

最后摘录一段对陈小燕死状的描述:

当时,老师和同学们闻讯感到【注:原文如此,照实录入】事发现场,陈小燕肥胖的身体扭曲着俯卧在那里,保持着极力撑起的姿态,可最终她没能重新站起来,而是被雨水灌死了。

陈小燕全身的皮肤经过一夜雨水的浸泡,浮肿,惨白,像剥了皮的鸡蛋,而她的眼睛,诡异地大睁着,被翻过身来时,准确无误的盯住了周楚楚,让她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扭曲着俯卧”是怎么做到的?同时还要“保持着极力撑起的姿态”就更难上加难了。以我们地球人类的生理结构来看三者最多只能同时取其二:撑起了就得挺直不能扭曲;扭曲了就不太可能俯卧;俯卧就是五体投地了既不大可能撑起也不大可能扭曲除非你能把脊柱横向扭出来一个S型。顺便,我记得第一次看到有人说尸体保持竭力向上撑起的好像是说赖宁来着。

然而最关键的是,被雨水灌死了?我擦非但我人脑无法理解这是怎么灌死的,连搜狗拼音输入法这么纯朴老实的软件(动不动就弹广告除外)都无法理解“yushui”和“guansile”这俩组合之间居然还能搞出这么一种天雷勾动地火的组合来。我整个连打提示的是“雨水管死了”,您呢?这水得积多深啊能把一个摔倒的胖子原地灌死?就算摔倒了,就算脚卡到石头缝里了,咋说也得有一米五开外才能淹死人吧?就算真这么倒霉,胖子密度低还能漂起来呢你说是不?反正这个故事就这样了,咱继续。

接下来这篇说起来作者还是个名人,叫庄秦。不知道庄大佬是真就不会写短篇啊,还是给糟粕杂志写稿故意糊弄,反正在糟粕杂志上看见他好几篇稿件,都不怎么着。文字倒还没啥,主要是剧情构思……说好听了是有点浪漫结构主义略带科学奇幻超现实思潮,说不好听了就是拿读者当傻逼。这篇叫做:

黑骨

这个剧情说起来有点复杂。是这样的,有四个姑娘在寝室里玩招鬼游戏,方法就不多说了反正都是烂大街的钱仙笔仙碟仙粪仙那一套。这个稍微特殊一点,他们搞了块死人骨头涂黑了,说这个特灵。死人骨头哪搞的呢?就是她们同寝一个叫“雪儿”的姑娘刚好自杀死了,被炼了以后学校要用快递把骨灰送回她家去,快递不愿意送,寝室这几个就自告奋勇说俺们给送,顺手就把骨灰盒开了掏出来一块。然后他们就发现这骨头不对劲,怎么中间黑外头白最外头还黑?随着调查骨头这个事情发现了雪儿之死的极端坑爹真相。具体细节咱一边摘录一边说吧,反正本篇的剧情硬伤暴多,摘录段落一直沥沥拉拉能到接近结尾的地方。那么就开始。

首先,四个女生在寝室里招鬼……

所有的窗帘都拉拢了,东、南、西、北四个方位也各自点上了支蜡烛,烛光摇摇欲坠,将围坐在书桌旁的那四个女孩的影子,拉得一会儿长,一会儿短。

开篇就不俗。庄大师怕是突破了现有的物理学知识,能让火焰……“摇摇欲坠”…… 我们知道火焰这个东西主要是能量扩散的结果,并没有质量,所以咱没听说过哪地方油田起火,因为火焰太特么沉重了直接掉到海里灭了。算了小毛病先这么放着,咱继续。

这个变种笔仙的棋盘也比较特殊,它是这样的:

纸上中央,画着一幅乾坤图,乾坤图下则是两个红字,是与否。在这张纸的边缘,写着密密麻麻的篆体小字,如果仔细看,可以看出这些篆体小字竟是百家姓。

庄秦不靠谱的气质一般都表现在剧情设计硬伤上,这就是一例。估摸着他是想让这棋盘和一般笔仙的不一样吧,就弄成这样了,还特意搞了个篆体的,文化稍微低一点儿都玩不明白。关键是只有百家姓?靠了,我要想问笔仙下期彩票中奖号码怎么办?把丫笔仙憋死啊?我问某美女家庭住址怎么办?这明显就是一废物游戏嘛,脑袋得长多大个包,费老大劲担惊受怕脑袋别裤裆里请一回鬼,就为问问某某人姓啥,连名都问不齐。还好作者一点人性未泯,给留了是和否,要不然笔仙请到了一看纸上那点儿东西就吐血了。

然后是又一个俗套,悬念故事里边主角必须被泼一身脏水,整得你跳进黄河洗不清,顶着大帽子抓真凶。为了达到这个俗套目的,庄老师使用了这样不俗套的方法:

校园有传言,据说一间寝室里如果有人自杀,同寝室的室友会因为心灵受到冲击而无法平静心绪参加考试,所以学校会酌情取消室友的考试,直接让她们免试过关。而事实上,李馨、黄舒洁、赵雅兰和吴薇都不是那种喜欢读书的学生,终日耽溺于玩乐之中,要想通过考试本来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所以学校里出现这样的流言也是情有可原。

卧操,至于吗?你要说为了考试过关而杀人都相对容易蒙混过关。为了考试过关,必须制造种种压力与困难,拼上各种概率逼室友自杀?谁说这四个姑娘懒我跟谁急。尼玛这叫懒啊?达到这个目的所需要的苦功比努力念书更加苦逼一万倍啊!

然后这玩笔仙用的骨头就裂了,四个姑娘从横截面上发现骨头最里边黑,靠外边一层白,然后最外边又一层黑(这一层是她们按游戏规则自己涂的)。于是她们推断到这样一个结论:

难道雪儿是被砒霜毒死的?而凶手毒死她后,又把她吊在了天花板的吊扇上,伪造成自杀现场?为了掩人耳目,还在骨灰上涂了一层白色涂料?

假设民间传说一切属实,吃了砒霜毒死的人确实全身骨骼会变黑。在这个前提下我们来建议分析一下以上推论的可能性:

  • 如果确实如庄老师所说,砒霜沉积造成骨骼变黑,那么要让人全身骨骼发生明显变黑起码得吃个三五斤砒霜。
  • 如果确实是砒霜沉积造成骨骼变黑,那么哪怕炼成骨灰了,也是一盒子黑灰,打开一看就算瞎子也能知道不对劲。你丫总不可能把每一粒灰都拿去刷白漆吧?啥叫恒河沙数?这就叫恒河沙数!还是说庄大师觉得“骨灰”其实不是灰,是齐齐整整一套骷髅……
  • 如果确实刷白漆伪装,那么要从横截面上看出来骨头被刷过白漆,这层白漆得刷得相当厚。刷这么点儿骨灰怕是费了人三桶漆吧……
  • 骨灰里没有完整的骨头,那东西本来就是碎片。您要非得注意点儿啥,肯定是一开始就注意到横截面上黑乎乎一大片啊,这怎么玩了老半天还泡了一回墨水才觉得不对……

无论如何,庄大师就这样让剧情继续向前蠕动了。就是有毒!就是骨子里黑!就是有人往骨灰【orz】上刷白漆!姑娘们还推断说白漆是班长陈嘉同学涂的。反正不管咋样她们先去把骨灰送了,期间发现雪儿家这叫一个惨啊,孩子娘死得早,让爹一手带大的,爹又给她娶个后妈,后妈又生个小弟弟,然后就一门心思偏袒自家儿子,恨不得把这一父一女扔粪坑里淹死。她家还是开中药铺的,有砒霜卖,各种可疑啊。

这期间他们还碰上了班长陈嘉,两边一对线索,挖出来种种细节,比如说雪儿她后妈就曾经给她寄过可疑的糖果:

包裹上没有寄信人的名字,雪儿想到父亲曾经提过砒霜失踪的事,于是多了个心眼,剥开话梅糖后,扔给一只流浪猫。流浪猫吃了话梅糖后,很快就打着滚痛苦地死去。

庄大师俺就问你一句话:猫吃糖吗?口味咱都不说,你给块鸡心稍微大一点都啃不动,一块话梅糖能吃下去?做人攒字儿不要太想当然啊!您没养过猫您的读者里指不定多少养猫的呢。哪怕您先把它碾碎了再掺猫粮里也算是稍微像样一点。

继续剧情。说雪儿发现这事儿不对,想趁早开始培养自己的免疫力,就找来了家里同样也是开药铺的班长陈嘉同学,弄了砒霜分成小剂量准备日常服用培养抗性。

但当雪儿拿到这十几份砒霜后,却没有勇气就这么吃下去,她又请陈嘉买来注射器与话梅糖,把安全剂量以内的砒霜注射在话梅糖中。

废话少说了咱就。我记得我国有卖的话梅糖100%都和这个差不多:

2r6zi1k

而注射器一般和这个差不多:

注射器~1

麻烦庄大师您拿起下图,给大家演示一下如何用它戳入上图并注入3毫升液体。那是硬糖啊那是,这份手劲儿纯爷们儿,钢钢的,贼拉的。能做到这个的基本上飞花摘叶皆可伤人了。

然后这姑娘就每天用绝世内力改造并服下一粒砒霜话梅糖,抗药性就有了,骨头也黑了。但是这当口这姑娘发现自己癌症了,吃多少砒霜也不好使,就定下种种计谋,死了也不能让后妈那个儿子有好日子过。其中包括让寝室老大偷偷把骨灰涂白【强人所难啊】,然后让她们玩笔仙【多余啊】并送骸骨和遗物回家,由此展开调查,并且展开最后一步报复:

她送回家的遗物里有一小包用绝顶神功灌注了砒霜水的话梅糖,就指望后妈的孩子看见这个吃下去翘辫子呢。小子果然上当:

小火数了数,小木箱里有三十粒话梅糖。不算太多,可以一口气吃掉。

尼玛孩子多大个嘴啊?这么多,就算一粒一粒吃,不嫌腻味,不酸的慌,不恶心(猪头孩子),那好歹也得吃一整天。何况陈班长给配的这个剂量,要连吃20粒才致命,这是作者您自己前两页才说过的。这孩子得尼玛猪到什么程度吃了一粒不舒服(初次服用砒霜必然的)还没觉悟,一粒一粒接一粒一直到把自己吃死?

总之整个故事从头到尾都洋溢着强扭的瓜不甜这么一种气氛,基本上给人感觉是弱智的人遭遇了弱智的事然后在弱智的状态下想出了弱智的计划,并嘱咐几个弱智的朋友一起实行,最后机缘巧合弱智的仇人刚好走进了弱智的陷阱于是就这么弱智的死了。

与其这么推着搡着顶着逼着所有人物,藐视现实世界的所有常识,非得要把这个故事写完,那我觉得完全没必要搞这么复杂。按我这个写法就行:

说有这么个姑娘叫雪儿,念大学,但是身怀绝世武功,可以用注射器轻易戳透水果硬糖。她后妈对她不好,后来她又发现自己得了癌症。左右活不成,有天她怒了,就冲回老家,使开神功,一掌毙了后妈,一拳轰爆后妈那个儿子,然后自断奇经八脉死了。【完】

这多好,又合情又合理,简单利索。虽然上不了糟粕杂志吧,上个腾讯社会新闻也是十拿九稳的嘛。

差不多了,今天就和大家共享这么两篇爽文。后面发现其他糟粕咱慢慢讲。

结语:大穴之中,父甚多也。

特作《坑爹图》一幅以寄之:

无标题

糟粕杂志演化史

比较了解我的大概都知道我是个恐怖文化迷,平时收藏大量恐怖片、恐怖漫画、恐怖游戏、恐怖小说等等。忘了什么时候我曾经拜托老婆在淘宝上找找看有哪些恐怖杂志,里面说不定能挖到点好故事。于是乎我们就去找了,得到《怖客》、《悚族》、《惊悚e族》等等刊物。这些杂志开本大小不一,可作者倒都是那么一小帮串着来,而且价格都特低、出刊都特勤(有甚者一月三期,每期两本,6块钱买一赠一)。无论怎么看,这些刊物都超附合京极夏彦在《姑获鸟之夏》里面给“糟粕杂志”下的定义。于是乎我们就干脆把这些统一唤作糟粕杂志了,简称“糟粕”或者干脆就当动词用,叫“粕”。由于糟粕杂志特别适合床头厕上打发时间,我们隔三差五就共同阅读,而且看见特别离谱的段子还相互朗读,顺便加以各种不厚道的评论。

这么长时间看下来,窃以为这些个糟粕恐怖杂志的发展大概具有这么个势头:

  • 越办越赚钱,证据就是某杂志以前连手绘美工都请不起,偷图都懒得偷,直接让编辑部原班人马根据故事内容摆造型拍真人配图。现在都没有这么干的了,开篇配图都是手绘稿。鉴于刊物本身广告相当少,难道这杂志销量超级大……?
  • 作者资源有限。看来看去大多数还是那么几个人,具体名字就不提了。动不动有人一上稿就上个两三篇,多者五六篇,因为是每月两期还得乘二。这么个出稿速度,质量咱先不说,这不人道啊这!鸡下蛋下太多了怕是还得肛裂呢吧??
  • 作者以学生居多,大多是大学生,也有高中生,从故事的常见设定就看得出来:学校后山乱坟岗、实验室里把命丧、穿上红衣跳楼去、少年失恋神暗伤、去趟网吧引来鬼……总之能够从侧面反映当代大学生最常出现的几个地方:教学楼、寝室(或者家,或者出租屋)、食堂、网吧,没了。少年们,宅成这样是不行的呀!
  • 无论什么时代,故事里人物的死法都是有套路的,80%跑不出这么几种:跳楼、溺水(不知为何,一旦出现溺毙几乎一定是情杀)、撞车(不知为何,一般被撞的都是主角或反派的爸妈或者女朋友),连偶尔出现谋杀戏都是用制造事故来完成的。
  • 硬伤比比皆是,例如历史知识混乱(抗日战争期间突然杀出来个红军)、文化常识混乱(把“你爸”叫“令堂”)、描述与预期够不上架儿(嗷嗷有钱的富二代到超高档餐馆儿享受一块pizza)、罔顾故事合理性(牛B吹大了圆不了谎儿,用“祖传秘方”或者某某火星黑科技草草收场,或者让老妪房东为了推动剧情发展而埋头苦学电脑知识、盗房客QQ号)、无限压低人物智商以求剧情能够继续发展(电脑里边发生种种异象,从照片中人物脑袋落地到屏幕里往外爬贞子,主角统统以“大概是中病毒了吧”为借口搪塞而过,您这神经比粑粑橛子都粗啊……)
  • 从红衣服跳楼索命女鬼这样的烂大街桥段向奇技淫巧方向发展,估计是读者QQ群里编读交流有点过度,编辑和作者夜不能寐总琢磨着让读者猜不透的故事才是好故事,于是调用了65536套假象层层嵌套,写成一篇不超过10页的故事,看得人稀里糊涂满眼跑蚊香。现在这些杂志里过半数的故事桥段进化成这个扭曲的形态了:设某故事共有ABCDEF六个人物,A出门碰上B和C,B说C死了,C说B死了,A也闹不清谁死了(恐慌恐慌恐慌!!!),然后D出现说别相信他们的其实B和C都死了,然后碰到B听说其实D才死了,然后C说B和D都死了,然后E和F突然冒出来对A说他们其实全都死了都想拉你当替死鬼(混乱混乱混乱!!!),然后突然间E暴毙,A琢磨着E和F说的可能靠谱,就开始躲避BCD,然后B找到A说F是鬼,回来缠着A乃是因为A多年前干过什么亏心事害他死了,然后A在B的指点下开始使用各种奇怪的方法保命,最后被BCDE一起堵在藏身窝点说哈哈哈哈哈哈其实咱们哥儿几个全都是鬼,谁让你丫五年前乱扔过一块西瓜皮,这块西瓜皮害的B踩上跌倒了,正巧C开车过来把B就这么压死了,D是B的女朋友为了给B报仇最后把C弄死了,然后C的老娘E孤苦无依就这么穷死了,F则是被作者写丢了,A你个倒血霉还带冒泡的小傻逼哟,咱回来就专程为了折腾死你报仇的!于是乎一个总长大约5页的故事就在一声惨叫中结束了,这是何等特么的机关算尽啊有没有?有时候作者自己都绕迷糊了,写着写着就丢个人,把人名写串了的事儿也有过。
  • 刊末一定附漫画,原来无一例外统统是影印的伊藤润二,现在渐渐开始多样化一点了,也能看到千之刃的作品,更有走偏门的节选港漫《诡异世界》系列(集90年代香港鬼片俗套之大成,不失为怀旧、催吐佳品)。

除了内容以外,我们最近发现糟粕杂志在办刊手续等方面也是在不断进化的。例如这个:

P1050139

《怖客》,2011年10月B刊(貌似现在每月ABC三刊,每刊都分两本买一送一)。里面的版权页是这样的:

P1050140

主编:佟堃

副主编:白荔荔、吕瑛(以上三人应该是挂靠刊物的BOSS,与本刊运营无关)

执行主编:他他

执行副主编:石鼎、董菲

责任编辑:赵家三郎、西泽尔、清浅轩、羽笙烟

美编:于微、张宇、张岚

主管单位:黑龙江省作家协会

编辑出版:北方文学杂志社(应该就是租用该刊的刊号而已,实际运营与此刊绝不相关,这个是业内泛用的办法)

编辑部地址:哈尔滨市道外区中财雅典城13号楼5单元602室

一开始看到这个还吓一跳来着。记得上次看《怖客》(N多个月前了),赵家三郎是执行主编(当时还感慨这人从实习编辑一下跳到执行主编,跨度太离谱了)、董菲是美编。现在怎么三郎还被撸了,董菲上位了?人事地震?内斗不断?(种种职场漫画的桥段闪过)

但是!我们接下来看看这个:

P1050141

《怖客》还是2011年,还是10月,这次是C刊(下旬刊)。翻开版权页居然是……

P1050142

社长·总编:王瀚令(???!!)

总编助理:李原(哪冒出来的??)

执行主编:他他

执行副主编:清浅轩、董菲(清浅轩也上位了?办公室政治好险恶!)

责任编辑:石鼎、昕新、西泽尔、赵家三郎、羽笙烟(副主编变责编,同时录用一个新人,变动好大!)

美编:于微、张岚(走了一个)

主管:中国吉林高新技术人才市场(这个有点不搭……而且怎么跑到吉林去了……)

主办:才智杂志社(亏我一直以为挂靠刊物至少也要内容上相关,这个……是不是实在走投无路挂靠个什么打工妹杂志啥的也都无所谓哦?)

出版:才智杂志社

编辑部地址:哈尔滨市道外区中财雅典城13号楼5单元602室(这个倒没变)

10天之间就连续发生了更换挂靠单位、换副主编、损失美编和录用新编辑这么多人事变动,看来糟粕杂志真是一件大风大浪瞬息万变的行业啊。之前赵家三郎从主编掉到责编看来也非偶然,可能也不是办公室政治。编辑部这么几个人看样子在玩主编轮流当的游戏,坐在副主编位子上的那几位每10天自撸或者互撸一次,有官大家做、有福大家享、副主编的位子人人有份!新来的昕新同学你有福了!在这地方坚持最多俩月,怎么说也能轮到你当一次副主编,等到辞职了简历上写一笔也好看啊!

而最囧的是,我们自以为买到的是《怖客》10月上旬刊(A刊),但仔细看了一下却发现被坑了:

P1050143

仔细看左上角,《怖客》旁边还有个“门”……介尼玛根本就是山寨糟粕啊!版权页也都这么写着呢:

P1050144

主编:李伟

执行总监:任三少

美术总监:J. Liang

文编:子午、鹤公子、黎炫、沙之痕

美编:Jane. C、May. T

通讯地址:湖北省武汉市洪山区书城路40号工业园动漫产业孵化基地902室

官方微博:http://weibo.com/buzu (怖客门??介尼玛怎么看都念“怖族”啊!)

口胡!武汉南蛮也来山寨俺们黑龙江的原创糟粕杂志!俺们叫上几十个哥们儿削死你们啊!

总之,最后借一首古诗来献给风云莫测、血雨腥风、效率第一、一夜之间定生死、不山寨即被寨、惨烈无比的糟粕道,以及在这条道路上艰难前行的勇者们。

下界神仙上界无,

贱人须用贵人扶。

兰房夜夜迎新客,

斗转星移换丈夫。

——《济公全传》廿五回,《尹春香烟花遇圣僧 赵文会见诗施恻隐》

阿弥陀佛。

500_8da802dc-368b-46dc-9bcd-372a1375c3e9

Follow

Get every new post delivered to your Inbox.